携着系统重修仙 第四章背后嚼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东澜乃京都偏城之一,境外海域贸易繁华热闹的场面许多往来商人带动整体经济,洛笙所在的洛家底蕴不菲,乃城北富甲一方。洛府占地面积面积规模庞大,座落在东澜北湾热闹的场面的街巷,街道繁华热闹的场面中心地带,富于“宝珠之城”美誉。前段时间闻听洛家最疼爱的三小姐昏倒在湖边,三日三夜未醒,不但是洛府占地面积庞大,坐落在东澜北湾热闹的街巷,街道繁华中心地带,赋有“宝珠之城”美誉。。...

东澜乃京都偏城之一,境外海域贸易繁华许多往来商人带动经济,洛笙所在的洛家底蕴丰厚,乃城北富甲一方。

洛府占地面积庞大,坐落在东澜北湾热闹的街巷,街道繁华中心地带,赋有“宝珠之城”美誉。

最近听闻洛家最宠爱的三小姐晕倒在湖边,三日三夜未醒,不仅是洛府上下,就连北湾百姓都炸了锅,事情越传越大。

“这湖定是被诅咒之湖。”

客栈老者听到闲聊客人说的话,眯起浑浊老眼。

光怪陆离事百姓们最喜谈论。

三名面容秀丽的青衣丫鬟途径洛府邸四合院,手上皆端着精致木纹托盘,小碎步前后并排前行。

其中一名满脸麻雀瘦小的丫鬟看了看周围,步伐微顿。

“听说了吗,全府上下都在说洛小姐就要死了,就连外头都开始有人说起诅咒之事。”

其他两人听后,步子同样是放缓。

“小姐的事我们做下人的不好说吧。”其中怕事儿的丫鬟弱弱道。

“怕什么,此处少有人经过,咱们说上几句也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这几日洛三小姐的事情的确是人尽皆知,丫鬟年纪不大,话题开了闸子,忍不住想要八卦几句。

“可......可是听看守的姐姐说,三小姐现在不是已经醒了吗?”性子胆小的丫鬟不解问道。

“你懂什么,睡了三天,我之前去照顾三小姐整个面色都苍白了,这次无征兆醒来,实在是反常。”

“对啊,阿雀说三小姐毫无血色,我之前也看到了,我怀疑这是回光返照。”另一名丫鬟附和道。

“三小姐还这么小......性子极好,也并未苛待过咱们,那么可爱的小姐,怎么会是死前的回光返照?”

名为阿雀的丫鬟仿若明了神情,微抬下颚:“生在那么好的地方,命不适合,老天要收走了呗。”

说罢,她斜了二人一眼。

“哪像我们哟,一年两年的福都没有,整天都是干活干活干活。”

阿雀说着,面上渐渐浮出嫉妒之色。

“不知三小姐走了什么运儿,干得好不如投胎得好。”

在洛府干活有些时日,也算是丫鬟里面的“老人”,虽是有府里会发放银钱,可也是干活得来的。

老爷夫人无底线的宠爱看在眼里,对比天生不用干任何事情就能有大把钱财挥霍,内心对洛府三小姐嫉妒不已。

凭什么有人一出生就可以生得如此好,要什么可以得什么,爹疼娘爱,两个哥哥还极其宠着。

可她,自五岁起被亲生父母卖来做伺候人的丫鬟。

“停下!”

男童脆生生的声音响在三人背后响起。

三名丫鬟面色陡然僵住,回头见着是洛府二少爷洛云渊,惊出了一身冷汗,齐齐倒退两步,手不自觉颤抖,吓得险些拿不稳托盘。

“二......二少爷......”

“你三人可真是好兴致,都在在聊什么,不妨说给我听听?”

“没有没有,奴婢们奉管事嬷嬷命送东西到夫人房中。”机灵儿的阿雀赶紧转化语气,最先答道。

“满口胡言,你们三个好的大胆子,看来是我洛家将你们喂饱得太饱了,敢在背后嚼我妹妹舌根,今天我定拔了你们舌头!”

这口中的二少爷正是洛笙的二哥:洛云渊。

他身着冰蓝丝绸衣裳,金边条纹点缀,黑色短发,脚下铮亮皮靴,镶嵌黑宝石般大眼直瞪,暴露出他的愤怒。

“二少爷饶命啊!是阿雀是阿雀说的,我们两个什么都没有说。”

两名丫鬟连连后退,扑通跪倒在地,直接将矛头指向最先提起话题的丫鬟阿雀。

“你......你们......”

阿雀瞬间脸色煞白,吓得跪在地上:“二少爷奴婢只是最快说错了话,不是有意要冒犯三小姐的,下次再也不敢了,呜呜,奴婢错了,不要拔奴婢的舌头啊!”

“竟还有下次。”洛云渊大眼微眯,宝石般眼睛透着危险。

“没有没有没有,奴婢不敢,没有下次了!”阿雀哭得梨花带雨,鼻涕眼泪都要出来了。

洛云渊冷脸,即使是未成年的小身板透露出丝丝寒意。

正在要开口时,身后赶来棕色棉麻冠服,胡子拉碴的中年管家:“少爷您走慢些老奴要跟不上了......”

“老管家,她们私下说我妹妹坏话,你说该如何处理?”他语气冰冷道。

老管家追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刚一站定,顺着洛云渊目光移到面前。

三名不懂事儿的青衣丫鬟齐齐跪倒在地,瞬间了然,撸起长袖子指向中间被吓得冷汗淋漓的阿雀。

“好你们三个臭丫鬟,胆敢在背后说三小姐坏话,惹二少爷生气。”

“管家,都是阿雀一人在说,我二人并未掺和。”左边丫鬟摇手回道。

老管家哪看不出这是推脱罪名。

“阿雀,胆儿肥了是吧,你们二人就不用送东西去了,把这个嚼舌根的拖去杂物间饿个三天!”

阿雀面露喜色,连连跪谢管家。

二少爷的名声她也是听过的,先前有丫鬟多嘴说了不好的话直接是浸了猪笼,幸好不是断送了小命。

“多谢多谢管家,奴婢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其他两个丫鬟不敢多言赶紧放下手中活,两人手左右两边直接将阿雀架起,拖着就去杂物间。

“就这么轻?”洛云渊目光变冷转到管家身上。

“少爷息怒息怒,这丫鬟还小口无遮拦,管教些日子肯定就不敢这么说话了。”

“既然她嫌这里整日干活累,惩罚完就让她走吧。”

说罢洛云渊转身离去,低垂下的眉眼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让她走,三个字管家知道意味着什么。

管家定在原地,方才被他家二少爷看得渗出汗珠,寒毛根根倒竖,不自觉用衣袖抹了把额头。

内心暗道:“年纪轻轻就有如此气场,不愧是洛老爷子的儿子。”

二少爷私下处置嚼舌丫鬟已经被老爷发现,洛府家大业大钱多得是,可人命不是这么玩儿的。

少爷此举全是为了他那宝贝妹妹洛笙。

府里恶名传播,想来干活儿丫鬟愈来愈少,他只能尽量让死亡的人数减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