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娲成长日记 番外二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天庭里的所有神仙都明白,二郎神杨戬的桀骜不驯是出了名的。自从他亲娘云华侍长被他亲舅舅玉帝缉拿并压下桃山后,二郎神和天庭的关系基本上就了注定一生是好不出来了。毕竟,一就玉帝更本也没需要考虑过要去需要考虑这个外甥的心情天庭里的所有神仙都知道,二郎神杨戬的桀骜不驯是出了名的。。...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天庭里的所有神仙都知道,二郎神杨戬的桀骜不驯是出了名的。

自从他亲娘云华侍长被他亲舅舅玉帝捉拿并压下桃山之后,二郎神和天庭的关系几乎就已经注定是好不起来了。

当然,一开始玉帝根本也没想过要去考虑这个外甥的心情,所以即便知道外甥心怀怨忿也是没放在心上的。

那时候的二郎神虽然已经拜了昆仑的山头学艺,但毕竟年纪还轻,入门时日也浅,谁都没认真把他当回事。

毕竟昆仑山不是只有杨戬一枝独秀,当时的山上已经有十二真仙,十二洞座下又有修行者三千……杨戬就是这三千分之一……再加珍禽异兽、宝树奇水遍地,小小一个杨戬又算得了什么?!

就玉帝的认知中,除了知道杨戬是自己妹妹思凡出轨在俗世生的孩子之一以外,其他也就没什么好关注的了。

可就是这个谁也没放在眼里的混血儿……当然这还是好听的说法,那个时代的人更多喜欢的是鄙夷称之为杂种……在大家都不看好他,甚至捉拿下云华仙女就几乎已经完全把他忘在脑后的时候。杨戬却以一个令人难以相信的黑马之姿杀出重围,接连在仙凡二界狠狠刷了一通的存在感,向所有人昭告了他的强势回归。

首先头一件事,就是他从一个普通的昆仑修者一跃直上,获得了十二真仙中玉鼎真人的关注,从而成为了对方座下的亲传弟子。

接下来,由玉鼎真人调教栽培,杨戬天赋渐显,学得一身高强本领之后,又被介绍去姜子牙帐下,参加了当年那场盛大浩荡的封神之战。

接连跳上两级晋升的台阶,授封神位之后,玉帝这才开始注意到这个外甥。

可是紧接着,还没等他想好究竟是该拉拢还是该打压的时候。杨戬已经二话不说抢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他狠狠抽掉了玉帝的面子,无视对方曾经亲口下令关押云华侍长的神谕,一手劈开桃山,接回了自己亲妈。

被抽了脸面的玉帝不吭声了——原来这小子一直惦记着自己关了他老娘的事儿!

刚刚大批被封神,正欢欣鼓舞庆祝着的诸神也不吭声了——原来杨戬在商周大战里看似闷不吭声,竟然还有这个敢于以下犯上的胆子!

就连玉鼎真人都没吭声……他还想成圣呢,才没工夫去管弟子不给上司面子这种破事。

孩子长大了翅膀都要硬的,路是自己走的,他没事去管人家的家务事做啥?!

于是,留下当时在大家听来都十分惊悚的“听调不听宣”这一狂言之后,送走想去寻找自己老爸转世的老妈,送了小妹上天升仙,再给不知轮回何处的大哥上了柱香,自觉已经了却多年心结的杨戬二话不说,带着自己的班底就搬去了灌江口。

……他本来就不是奔着成仙升神的路子去的。

玉帝对这潇洒豪放到相当境界的外甥也很无语,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外甥根本就不待见自己。封神估计也是单纯为了救他亲妈而铺垫的。

不过到了这地步再把自己妹子抓回来一次?再再把战功赫赫的外甥打压下去?再再再……云华侍长私自与凡人结配的事情毕竟已经过去那么久了,要是到了现在还斤斤计较话,玉帝深觉自己丢不起那个人。

于是事情也就只能这么虎头蛇尾的揭过去了,杨戬从此成为天庭之中特立独行的一个存在。

杨戬不待见玉帝,玉帝其实也不怎么待见他。

有过之前种种互相撕破脸皮又破坏感情的黑历史后,两人相看两相厌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玉帝觉得这外甥虽然人才难得,但身世个性简直就是自己人生污点。

而杨戬则也同样觉得这样的糟心舅舅有了还不如没有。

于是在天庭划破空间集体迁徙时,杨戬会被抛弃也就理所当然。

当然,他本人倒并不是对此一无所知的。

……姜子牙知道天庭将大举迁徙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杨戬这刺头。

榜封诸神之后,原本的手下和对头大多都成神了,照理说应该是功德圆满,但姜子牙却总对当年自己麾下的这第一战将放心不下。

登泰山祭祷封禅的时候,姜子牙才知道原来杨戬自封神之后就并没留在天庭。对方连表面上的恭顺都不愿假装,恃功张狂,劈了桃山接了母亲就拂袖而去,让整个天庭都喧嚣沸腾了好一阵,只是凡间听不到这些消息,所以才仿佛没事一般。

事情竟然比自己想象得还要更加糟糕,姜子牙哭笑不得,无奈只能点上二三随从,带上美酒驾车亲自去了灌江。

左牵黄、右擎苍,帐前有梅山六圣相伴,麾下一千二百草头神……姜子牙到了灌江一看杨二郎的排场,这哪里是天庭战神?!分明是占山为王的一方土皇帝。

“太公今日怎么有空来寻我消遣。”杨戬一如当年还在姜子牙帐下,笑谈间仿佛自己仍是未封神寂寂无名之时。

姜子牙笑:“再不来寻,待天庭撤离此世,恐怕你我就无再聚之时了。”

杨戬装作没听懂其中深意,若无其事请人上山,吩咐摆酒设宴,也没让其他人陪席作伴,一方小桌,两人就这么对坐自饮。

姜子牙会知道天庭要撤徙的事情,杨戬并不感觉奇怪。

三界首领、八部三百六十五正神,这些人都是姜子牙亲自封授,哪怕他没给自己留一个神位,但天庭诸神又有谁会当真看不起这个“凡人”?!

酒过三巡,见姜子牙只是笑而不言,杨戬终于失笑摇头:“太公来意我已然知道,但此事实在不用多提,我自有打算。”

“如何打算?”本来只是推托敷衍,没想到姜子牙竟然顺口接下,不依不饶,完全没有了当年尊重手下隐私的风范。

杨戬一窒,而后哭笑不得:“太公当真是……”

实在找不出词来形容现在的姜子牙,杨戬只能无奈。

又自酌了几觚美酒,姜子牙也没催促杨戬,反而亲手给他斟酒,手中兽面纹觚一重,杨戬这才回过神来,惊讶看眼姜子牙,又看看觚中酒液渐满……“请!”姜子牙重新落座后,也不多话的伸手一劝。

杨戬放下兽面纹觚无奈了:“如何当得太公的请字。”

知道今天不给个准话,姜子牙怕是不肯走了,杨戬沉吟半晌才叹:“我师傅玉鼎真人不受天庭管制。太公大封诸神,自身也仍是肉体凡胎……我受教于真人,又发迹于太公。你二人皆尚且不耐襄佐天庭,又何必来劝我?

万法潮汐、灵气没落,三界正神固然没有一人肯落下等死,但六道生灵也未必人人都想逃生。

“你与我等本就不同。”姜子牙笑道:“我大点诸神,天庭如今声势,泰半都是我榜下所封,手中更有打神鞭可节制诸神。若我亦有神位,日后天庭众人是从我者多还是从帝者多?既然早晚会遭忌惮,不若只安享人间富贵数十载便好。”

“玉鼎师叔求的是大道,本就不寄目于神位,即便身陨魂散,也是得其所哉。但二郎不同……”姜子牙仍是不忍心:“你杀敌建功,辛劳奋勇好不容易才得了神位,如此断送岂不可惜?!”

如今天庭刚刚开始准备,待要真正迁徙至少尚有百年甚至数百年。

这么长的时间,以杨戬的本事,此时都已经在天庭威名赫赫,百年之后举重若轻也不是什么难事。

到时他又何必留下来,和其他欲走而不得的修行者一般,无奈等待灵气消陨,法身寂灭?!

杨戬苦笑落寞:“我本就为玉帝不喜,救了母亲后更甚……天庭无我容身之地,即便看在我战功赫赫,玉帝又岂会真心待我?”

哪怕玉帝有半分真心,今天也不会只有一个姜子牙特意跑来,告诉他天庭将有的动向了。

杂种……这是他的本罪。

从出生那日起就背负在身,不用做错什么,本身就已经为上天不容。

凡人对他谨慎畏敬,仙人对他唾弃鄙夷。

杨戬心高气傲,偏偏出身就傲不起来。既然上界瞧不起他,那他也干脆不用任何人瞧得起。

若是俯首谨慎的话,千百年后或许没人会再提起这事,但杨戬又岂是能卑躬屈膝的人?!

姜子牙哑然。

“我最是不耐那些汲汲营营的。”杨戬自斟自饮,如叹如诉:“封神之前,吾毕生所愿就是救出亲母。如今余愿已了,我竟不知该往何处去了。”

自从玉帝派下天兵缉捕云华,追杀杨家父子那日起,杨戬就不得不背上重重枷锁。

要救母亲,要救三弟小妹,要教杨家重续香火不为人唾弃……那么多要做的事情是放不下的,他从未有一天是为自己而活。

每日睁开眼睛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勤修苦练,杀敌建功。这些追求冀望几乎已经深入骨髓,成了本能。

可是,当一切都做完之后,他的人生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意义,只剩空虚茫然。

杨砚嗤笑自嘲,他知道外界天庭是如何说自己的。

心高不认天家眷,性傲归神住灌江?!

何其谬哉!

他只不过是……找不到自己容身之地罢了……

杯杯盏盏饮尽美酒,杨戬大醉而归。

姜子牙在梅山下默默伫立良久,想起临走前二郎神仿佛醉言一般的胡话。

“天庭,我不屑去。人界,我不能去……世间之大,竟无我可属之地,可笑至极。”

“真人要悟大道,本就不能与因果牵扯过甚,太公只剩人间富贵,杨戬也不敢打扰……昔日女娲娘娘助我开天眼,又赐五色石炼我三尖两刃刀,事后无求无愿,算是三界少有对我不弃之人。杨戬对其余诸人都已不欠什么,既然她补天身留此界,脱离不得,杨戬日后也只侍奉娘娘就罢了。”

“太公,若还有来日,你我有缘再会……”

……这是要和女娲一起捆绑送死的节奏啊!

夜色渐凉,随从开始小小骚动,悉索一阵后,终于硬着头皮上来:“太师,要回镐京吗?”

“……回吧。”

一声长叹,消散于风中。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