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拥有同一个世界 月冷,无言悲伤<二>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徐尽下意识的叫了出,伸出手去拉赵蕴白。手中却空无一物--什么也也没抓到。赵蕴白循声抬起头,那柄标枪在她眼里再放大,再放大,那前端秋毫由此可见,赵蕴白被吓的浑身动不了,下一秒钟,那枪便会横穿过她的的身体。嗖的一声,那标枪划过赵蕴白的耳畔,静静地地扎在她身边的那一刻,她害怕极了。害怕这样死去,一切都还未开始,旅途还未出发,还有许多事要去做,还是有许多事没有结果。下辈子的自己还会不会如此的持着。会不会没有开始就已经放下行囊。。...

徐尽下意识的叫了出来,伸手去拉赵蕴白。手中却空无一物--什么也没有抓到。赵蕴白闻声抬头,那柄标枪在她眼里放大,放大,那前端秋毫可见,赵蕴白被吓的浑身动不了,下一秒,那枪就会穿过她的的身体。嗖的一声,那标枪掠过赵蕴白的耳畔,静静地扎在她身边的地上。

那一刻,她害怕极了。害怕这样死去,一切都还未开始,旅途还未出发,还有许多事要去做,还是有许多事没有结果。下辈子的自己还会不会如此的持着。会不会没有开始就已经放下行囊。

徐尽松了口气。迎面跑来个男生。抽出标枪,连称不是。赵蕴白打发走了他。看了徐尽一眼。徐尽可以感到她在看他,顿时心中小鹿一样的乱撞着。

……………………………………

傍晚,宿舍。

“没人了,你出来说话。”赵蕴白道。

“叫你,又待楼下不上来。”

徐尽这会儿确定是在叫他了,但……这明明是女生宿舍楼。自己上去,合乎礼节吗?

“徐尽!”赵蕴白大喝了一声。

“来了。”徐尽下意识的回应,也不管什么知乎者也。闭着眼爬上楼来,徐尽突然感到自己有些怕赵蕴白。

“我找了个心理医生看了看。他说你是我的幻象,说我最近是撞坏了头,过几天就会好了。”

“但我知道无论怎样,我的下意识都不会采取幻想去逃避。所以我要知道你是谁。”

“那我能问问:你为什么不理我。”

“这是惩罚,你应该早就想到你不是常人,你在骗我的感情,所以我不理你。”

“我……”徐尽想过很多的结果,但却实没有想到如此孩子气的回答。他接下来应该怎么说,说不理他的日子他很慌。说上次没有告诉她,是上次见她不高兴。还有,欺骗感情,他好像没有做到这分上吧。

“我什么我,说话呀……”

徐尽想起了赵蕴白的两个问题,忙道:“我记得我来到这里之前是准备去会试的,朝廷会派车送我们去。但是我好像被别的车撞上了。一觉醒来就这样了。”

“你有没有明确的记忆。”

“我有吧,我连上我上辈子的生辰都记得。”

“那你觉得为什么只有我能见到你。”

“好像是因为这镯子,我好像不能离你太远,会头疼。”徐尽指着赵蕴白常年带着的镯子。

“是镯子。”

“对。”

………赵蕴白沉默了很久,突然道:“你走吧!”

“小友……”徐尽连忙问,他完全不知道那里惹到了赵蕴白了。“我………”

“你什么你,你还想我留你过夜不成。”

徐尽马上意识到不对。连忙逃出赵蕴白的宿舍,却遇到了一扇门。正欲开,手又从把手处穿过--门是开不了了。徐尽道:“小友给我开个门。”

“你一个鬼不会穿墙吗?”

徐尽一愣--是啊,他现在是个鬼。真是成鬼好一阵子了,连穿墙的自觉都没有。

…………………

赵蕴白在被窝里看着那只镯子,它在黑夜里发着莹绿的光--奶奶留给她的镯子。

“奶奶,是你心疼你的孙女在世上过的太苦,你死后说话的人也没有,才把镯子留给我,把徐尽留给我的吧。”

“奶奶,你小孙女想你。”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