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第5章 重生女配住同院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高悦阳洗簌完回房间时,房间内的灯了关了,都忍撇撇撇嘴,不是轮流烧饭做家务嘛,这姐俩就把自己忌恨上了。啊的,没没见过这么自私自利的姐妹。黑灯瞎火爬上床铺,躺下后意识就步入了空间里。空间内的田地随着她的意识,渐渐地行成了一条条整齐有序的垄沟,接着就下起真是的,没见过这么自私的姐妹。。...

高悦阳洗漱完回到房间时,房间内的灯已经关了,忍不住撇撇嘴,不就是轮流做饭做家务嘛,这姐俩就把自己嫉恨上了。

真是的,没见过这么自私的姐妹。

摸黑爬上床铺,躺下后意识就进入了空间里。

空间内的田地随着她的意识,渐渐形成了一条条整齐的垄沟,然后就下起了种子雨没入土壤中。

嘿嘿,真省事儿,要是自己进去亲自种,那得累啥样儿啊。

玉米种了不到一亩半地,蔬菜种了两亩半,控制井水喷洒了一遍田地后,意识才才退出了空间。

但随之而来的便是头昏脑涨,明显是精神消耗太大,估计多用几次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想着以后能有多种新鲜的蔬菜吃,高悦阳美滋滋的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睡在下铺的姐俩却失眠了,高红云为了工作和学做饭的事儿心烦的睡不着,叫大妹帮忙继续做饭也不答应,说是要抓紧学习没时间。

高红霞则是为高悦阳能够到二初中上学而恼怒不已。

我就说嘛,以前脾气那么差,长着张丑脸还啥啥都要与自己争,可这两年却在家里积极表现啥都抢着干,总是翻看自己的课本帮写作业。

原来都是提前打算好的,就是不想在学校里被同学嘲笑,在家里利用自己的书本学习,这样就可以减少在校读书的时间。

呵呵,那就看看你在接下来的一年里,能不能忍受得了同学的嘲笑,顺利初中毕业。

高悦阳要是知道高红霞心里的猜想,也只能无奈的说句你想多了。前年人家才十二岁,怎会有那么深得成府和心机。

但也不得不说一句,高红霞的年纪虽小,头脑却很聪明转的快,心眼儿多会算计,现在又正是叛逆的年纪,如果没有人好好的教导,这种人很容易走上歪路。

第二天上午,高悦阳从学校办理完入学手续回来后,知道剩下的钱留不住。

所以大哥一张口,她就直接把剩下的钱给了他,然后从他手中换来了初、高中课本、八成新的钢笔、一个新本子、尺子等学习用品。

上铺足够大,把小木箱子擦干净放上去,只能用来当个临时书桌了,床头的书桌太小,自己的书本放不下。

高红霞一眼就注意到了高悦阳上床时手里握着的钢笔,立马惊讶的脱口而出:

“你怎么偷拿大哥的钢笔,赶紧放回去吧,要是被他发现该揍你了。”

高悦阳坐在床上耸耸肩:“是大哥送给我的。”

然后开始动手整理床铺,因为这里接近北方,这个时候天已经开始凉了要穿长袖,趁着今天天气好,一会儿把床单枕巾都洗洗。

床下站着的高红霞心中很不平,自己现在用的是大姐的旧钢笔有些漏水,上个月管大哥要了两次都没给,凭啥给了高悦阳。

这样想着就转身出了房门,找了一圈也没见大哥的身影,应该是又跑出去玩了。

大杂院内,高红霞停下搓洗衣服的动作,忍不住出声与旁边的人商量:“悦阳,你才上初中用不了那么好的钢笔,咱俩换换呗。”

“不换,之前帮你写作业的时候,你的那支钢笔漏水。”

高悦阳头也没抬,往床单上打了肥皂开始搓。

高红霞一听帮写作业,心虚的连忙往周围看了看,见不远处只有几个小孩儿在打闹心下一松,扭头脸色很不好的低声警告:“以后不准向任何人说你帮我写过作业的事。”

高悦阳漫不经心提条件:“可以啊,只要你没事儿别总找茬就行。”

高红霞哑然,咬咬牙随便揉了揉衣服就出去玩了。

高悦阳嘴角勾了勾,小样儿,还治不了你,她才懒得理会这个心眼子多的妹妹呢。

从昨晚到现在,不是变着法的管她要卖头发钱,就是阴阳怪气的说自己去上学,脸上的胎记会吓到同学等等一番讽刺的言辞。

“呦,悦阳丫头又洗衣服哪,真勤快。”

高悦阳抬头,见是对门的邻居周奶奶正端着盆衣服走过来。

连忙起身把盆挪了挪:“周奶奶也要洗衣服呀。”

周老太把洗衣盆放到水龙头下:“哎,没办法呀,谁叫我家人口多呢!对了,你妹妹红霞在家没?”

“在家呢,”

高悦阳回答道,“怎么,您找她有事儿啊!”

“哎,没啥事儿,”

周老太坐在小板凳上开始衣服耐心的解释:

“我家玲子不是与你妹妹是同学嘛,这不,今年高中没考上,前段时间突然说要在复读一年初二明年再考,我寻思着管你妹妹借下笔记……”

“奶,你跟谁聊天呢?”

人未到声先到。

周老太冷不丁的被打断,有些不悦的瞪了已经蹲在身旁的孙女儿一眼:“你不是说要复习功课嘛,怎么又出来了?”

周玲玲接过奶奶手里的衣服笑笑说:“我这不是想帮奶奶你洗衣服嘛!”

“黝黑。”

周老太惊讶眉头一挑:“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吧,你自己的衣服都懒得洗……”

周老太觉得这懒孙女绝对是无利不起早,心里不定打着什么歪主意。

这时,周玲玲刚想说什么,可当她的眼睛扫到站起身拧床单的人时,眼睛瞬间睁得老大,忽的站起身哆嗦着手指结巴道:

“你,你“”怎么会,不是,悦阳你怎么把头发剪这么短,要不是你脸上的胎记我差点没认出来你。”

同时心中懊恼,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差点说漏嘴被对方察觉,如果没有记错的话,上一世的高悦阳在昨天就应该误食花生过敏死了。

如今却好好的站在这里,难道这两个月自己不在家,高家发生了什么变故,还是……

这边的高悦阳,见是一个皮肤白嫩容貌秀美,梳着个不属于这个年代的高马尾少女时,脑海中立马浮现出此女的一些信息,心中不仅有些震惊。

面上波澜不惊的笑笑说:“我昨天烧水的时候发梢不小心被煤球火燎到了,寻思着头发太长干活确实碍事儿,就想去理发店剪个齐耳短发。

结果,我在路上见有个女孩儿剪这短发挺好看,我就也剪成这样了。对了,这两个月怎么没见你啊,”

“啊,哦,我昨天晚上才从姥姥家回来。”

周玲玲惊讶的嘴微张,随即又试探的问:“在哪家理发店剪的呀,还挺好看的,我也去剪一个,长头发一点也不好打理。”

高悦阳正要开口回答,就被周奶奶嗷唠一嗓子给打断了。

“你说啥?死丫头片子皮痒了是不是,你要是敢剪我就干脆送你去当姑子去,个败家玩意儿。”

“不是的奶,我只是随口说说。”

周玲玲连忙解释,惹奶奶生气可不是好事儿。

周老太把衣服狠狠往盆里一摔,指着孙女的鼻子就开骂:“家里就你花花肠子多,想一出是一出,争这要那的,给我滚回屋里去,要是再敢惹事书也别读了。”

周玲玲无奈,只得偷瞄了眼高悦阳的背影,然后内心起伏不定的回了屋。

周老太一脸不好意思的对高悦阳解释:“那什么,悦阳丫头啊,奶不是说你剪的短头发不好看,而是玲子她爷才过世没多久……”

说到这她欲言又止。

高悦阳赶紧摇头表示理解:“周奶奶,我不会往心里去的,再说我觉得短头发挺好。”

周老太听了心里顿时好受了些:“头发长的很快的,等在过几个月就又能扎辫子,你可不要怕人家说闲话。”

高悦阳端起空盆子:“嗯嗯,那周奶奶你忙吧,我洗好先回屋了。”

“哎好,你赶紧回去吧!”

说完,周老太低头继续洗衣服。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