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里女配的路人姐姐 第4章 七口之家多是非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晚上七点,高家七口人全都到齐,二十多平米的客厅里显得更加拥挤。高悦阳看着自己面前一碗白不刺啦的炖白菜汤,眉头一皱。伸手从饭桌上的小筐里拿了个只有成人手掌大的苞米面饼子...

晚上七点,高家七口人全都到齐,二十多平米的客厅里显得更加拥挤。

高悦阳看着自己面前一碗白不刺啦的炖白菜汤,眉头一皱。

伸手从饭桌上的小筐里拿了个只有成人手掌大的苞米面饼子,嘴角忍不住微抽,这颜色是没放碱吧。

坐在对面的高红军早就饿了,拿过锅饼子看也没看就咬了一大口,然后脸色扭曲的张大嘴:

“噗,呸呸,大姐,你这咋做的啥呀,酸的难吃死了。”

其他人一听,立马闭上要咬锅饼的嘴,纷纷看向高红军和他旁边一脸不自然的高红云。

高红云顶着众人的目光片刻,终于忍不住恼羞成怒:“我根本就不会做饭,妈你非要让我下厨,都怪悦阳那么晚才回来。”

高悦阳心里啧啧两声,合着你不会做饭还有理了,反到赖自己回来晚,那就趁此机会把做饭的事儿解决了。

于是她突然开口插话道:“大姐和红霞都在家闲着呢,做饭咋就成了我一个人的活了,那干脆从今以后轮流做饭吧,要不然我也不做。”

高红云和高红霞一愣,这怎么又变回以前那尖酸刻薄的样子了,同时又想到做饭这活好像是之前高悦阳抢着要包揽的,如今想撒手也挑不出毛病来。

妈妈王凤琴强忍着饼子的酸味儿咽下去开口训斥:“谁嫌弃不好吃那就饿着别吃了,赶紧吃,吃完饭我跟你爸有话要说。”

十分钟后,高家的大家长高启林扫了眼看向自己的六双眼睛,然后一本正经的宣布:“我正式升为了机械厂第五车间的车间主任。”

“爸爸好厉害,恭喜爸爸。”

高红霞反应最快,嘴甜还喜欢拍马屁,立马带头鼓掌。

“呱唧呱唧……”

王凤琴满脸喜色的摆摆手:“好了,今天太晚了没来得及准备,明天割斤肉做几个好菜庆祝一下。”

“哦哦,有肉吃喽。”

下午刚从姥姥家回来,只有八岁的高红兵欢呼一声就跑了,八成是又跟小朋友炫耀去了。

“瞅他那点儿出息,就跟八百年没吃过肉了似的。”

王凤琴虽然这样说的,但眼里却充满宠溺。

“妈,那明天早上还是我去排队买肉呗!”

高红军主动请缨。

高悦阳一听,就知道他又想借着买肉的机会昧点肉钱,每次缺个二两肉王凤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自个儿子啥得行当妈的当然一清二楚,王凤琴瞪了一眼讨好卖乖的大儿子,就把目光对准了高悦阳,正要开口说什么,就被大女儿高红云接下来的话止住了话头。

“爸,您现在是车间主任了,定能接触到更多的领导,那我工作的事儿是不是很容易就能解决了。”

这番话就像触及了王凤琴的逆鳞般,一下子就炸了,眼睛怒瞪着高红云一拍桌子:

“想都别想,红军还没工作呢,你马上都快十八岁要说亲了,不是你的东西就不要惦记了,还是赶紧学会做饭,免得嫁过去被婆家嫌弃。”

“妈,你咋能这样,我可是你亲生女儿。高红云委屈的红着眼就要哭。

王凤琴一瞅就更来气了:“我亲生有五个呢,要是各个都张口要工作,那我干脆趁早死了得啦,多大的姑娘了要哭回屋哭去。”

高红云再也受不了,呜呜的捂着口鼻就回了房间。

王凤琴可没那闲心去哄,然后又把目光扫向桌边剩下的三个儿女:“你们要是有本事就自己找份工作,工资我一分都不带要的。”

高悦阳眼睛一亮,结果,她那双眼睛本就长的大,闪动间就被王凤琴给捕捉到了,心头的怒火立马转移了方向。

“还有你高悦阳,跑出去一下午就剪了个这么短的头发回来,你见哪个十来岁的姑娘家整这发型,我看你是天天闷在家里脑子坏掉了。”

自家有个丑女儿可没少让街坊邻居在背后说三道四,所以王凤琴最不待见的就是高悦阳,有气就往她身上撒。

这时,高红霞不嫌事大的说起了风凉话:“妈说的是,剪个齐耳的发型还能遮一遮脸呢,这下好了,胎记更醒目了。而且,那么长的头发肯定能卖不少钱吧。”

随即又用胳膊肘捅了捅高悦阳:“还不赶紧把钱交给妈,让妈消消气。”其实心里嫉妒的不行,高悦阳的短发她觉得挺好看,只是自己随了爸爸的自来卷,根本剪不了短发。

高悦阳不知道双生的亲妹妹,怎么会对自己的亲姐姐带有那么大的敌意,不去理会高红霞的挑拨,

轻扯嘴角宣布:“我今天去二初中碰到了老师和校长,而且已经通过了初一的考试,下个月开学直接就上初二。”

她的话犹如一道惊雷,直接把众人给震懵了,这哪是惊喜啊,是惊吓好吧。

没想到反应最大的竟然是高红霞,只见她激动的猛然站起身来,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这不可能,你两年都没上学了。”

高悦阳转头望去,眉头一皱,自己去上学她又激动个啥。

这时,王凤琴反应过来,立马开口反对:“不行,我不同意,你妹妹说的对,她都读了两年初中才吊车尾考上的高中,你就是去了肯定也跟不上课程,浪费钱。

还是好好呆在家里,省得出去被人笑话。”

王凤琴这两年除了到百货大楼上班,啥也不用干,别提多省心了。

被提到吊车尾,高红霞忍不住有些脸红,见妈不同意,不知怎滴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反正她不希望高悦阳去上学,没有任何原因的就是不想。

高悦阳忽视掉两个落在她身上不善的目光,直接看向一直没说过话的大家长高启林:

“爸爸,您现在可是车间主任,身份自然就和普通的工人不同,以后可能还会升职,到时候遇到的领导一个比一个高。”

高启林抽烟的动作顿住,啥意思,不就是想上学嘛怎么又说到自己身上来了。

高悦阳见爸爸的目光看过来,连忙直言不讳的说:

“那么,如果让他们知道你有一个女儿才小学文化,人家背地里嘲笑你先不说,要是被有心之人借题发挥向领导反应,说你因为女儿长的丑就虐待她不让去读书……”

“高悦阳你闭嘴,怎么说话呢,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王凤琴一拍桌子,怒气冲冲的站起身。

高红霞眼中闪过兴奋的光芒,装作害怕的样子跑回了房间,实则是要与大姐高红云说八卦。

这边,高启林及时把王凤琴拽住:“行了行了,孩子都多大了说打就打。再说悦阳说的也在理,现在工厂里的形式确实很紧张,谁都是夹着尾巴不敢乱说话,就怕一个不小心被人抓住把柄丢了工作。”

王凤琴脸色一白立马重新坐下来:“真的?”

高启林点头:“嗯,马主任本来就快要退休了,结果被人给举报丢了工作,领导这才提前把我提上来的。”

“那,那……。”

王凤琴此时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该说啥。

忽然,客厅角落的一张布帘子被掀开,高红军侧身躺在床上吊儿郎道:

“我说妈呀,二妹想上学那就让她去呗,学费才几个钱。她本来脸上有块胎记就不好找对象。”

“要是连个文化也没有,难道白白送给人家当媳妇,亏不亏啊?”

高悦阳听了不仅满头黑线,傻女都能嫁出去,自己不就是有个胎记,脑袋手脚都正常好吧,哼,她非得找个高富帅的对象给他们看看。

那边,王凤琴听儿子这么一说,扫了眼高悦阳脸上的胎记,心里别提多窝火了,都怪婆婆,要不是她死命拦着,自己早在她一出生就给扔了。

高启林对今晚伶牙俐齿的二女儿审视了片刻,抽了口烟呵呵一笑:“悦阳啊,你想去上学,爸爸还是很高兴的,跟你妈好好说说就好了,何必惹她生气呢!”

说完伸手从兜里掏出五块钱,不顾妻子快要冒火的眼睛推到高悦阳面前:

“这钱拿去交学费,剩下的钱买些笔、本子啥的,咱家这个月的粮食应该还有点,不够的话,让你妈拿粮票买些给你带到学校去。”

高悦阳不客气的把钱拿在手里:“谢谢爸妈,我知道你们要上班抽不出时间,所以想让哥明天早上带着户口本和粮食与我到学校一趟。”

爸妈还没来得及回应,那边的高红军来了精神,立马从床上坐起身:“行啊,这点小事儿包在哥身上了。”其实他是想从小妹手里扣点钱花花。

高悦阳见好就收,起身麻利的收拾桌子刷好碗筷,这才回了三姐妹住的小房间。

“说,你那五块钱哪儿来的,学费最多两块五,你说给就给出去,经过我同意了吗?”

王凤琴见小儿子睡着了,坐起身捅咕捅咕高启林出声质问起来。

高启林躺在床上都快睡着了,知道不说她不会善罢甘休,只得迷迷糊糊道:

“我姐前些时候不是管咱家借了五块钱嘛,今天她去厂子还我了,哎呀,赶紧睡觉吧。”

说完翻了个身,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了呼噜声。

王凤琴心里憋着一口气,大姑子这是怕看自己甩脸子,所以才直接给了自家男人。

随即又想到高悦阳那死丫头,脾气是越来越古怪了,前两年就是打她她也不去上初中,如今不知怎滴又想上学了,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不行,明天非得把多余的钱拿回来才成,两块多钱都能买两斤多的肉了。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