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爸爸追妻我种田 第五章 还有一个家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杨小艳领着周沫下了楼,顺着脚下这条也可以通往四面八方的小径走着。“妈妈,您上次太帅了!”周沫从来不没考虑过,王婆子和周庆民这两个前生习惯于殴打的人,也会有被揍得呜呜哭的这么晚上。杨小艳边走,边低声提问:“帅吗?可你爸说这是粗野,小仙女不能够打群架。“妈妈,您刚才太帅了!”。...

杨晓燕领着周沫下了楼,顺着脚下这条可以通向四面八方的小径走着。

“妈妈,您刚才太帅了!”

周沫从来没想过,王婆子和周庆民这两个前世惯于施暴的人,也会有被揍得呜呜哭的这么一天。

杨晓燕一边走,一边轻声回答:“帅吗?可你爸说这是粗鲁,小仙女不能打架。”

小仙女,是周庆军对杨晓燕的第一个称呼。

当年杨晓燕才十八岁,在风景如画的杨家湾小瀑布附近捡柴火,看到那个时常背着画板的大学生落了水,便毫不犹豫地冲过去跳水救人了。

周庆军被呛得不轻,已经快要失去意识了,感知到自己被救,他努力地撑开眼皮,看到了美得不像话的杨晓燕,嘴里便不停地念叨着“小仙女,小仙女……”

几天后,他画了人生中最满意的一副画。

阳光、水雾、小仙女……

凭着这副画,他一分钱没花,就拐走了杨家湾的村花。

脚下的小径不长,没走多少步便到了岔路口。杨晓燕停下了脚步,她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她身上的那股气势迅速消散,再一次化身为一个哭包,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我真傻,真的!要是当初听我爸妈的话,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了。我错了,真的错了!”

可这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卖的。

杨晓燕把手中的东西往路边一放,蹲在岔路口“呜呜”哭。

周沫出声安慰:“妈妈,会好起来的,爸没了,您还有我呢。”

想起她爸周庆军,周沫是真的替她妈心寒。

十年的朝夕相处、十年的情深似海,难道都是演出来的吗?

王婆子蛊惑几句、哭诉一番,周庆军便全然不顾杨晓燕的死活了。不但把夫妻共同财产送给了周庆民,还伙同王婆子和周庆民一起伪造了一张九十万的借条!说是因患胃癌,向周庆军借了九十万看病。

要知道,现在市里的人均工资也才两千多块钱一个月。

前世杨晓燕不但没争回房子,还被判还款四十五万,另外还要每月支付周沫几百块的抚养费,直到周沫满十八周岁。

杨晓燕受的打击太大,精神已经崩溃,后来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我有罪”。

周庆军临死时还将周沫叫到一边,跟她说,她妈已经找好了下家,让她跟着她奶和大伯过,要是跟着她妈,有了后爸就会有后妈……

周沫算虚岁才十岁,没有什么分辨能力,被周庆军那几句话吓坏了。

加上小区里的几个玩伴听了大人口中的只言片语,到她面前学给她听,玩伴们说,“周沫,你爸死了,你妈迟早也要嫁人了。”

他们还指着她一直唱,“泥娃娃、泥娃娃……没有爸爸,也没有妈妈。”

所以,前世法官问的时候,周沫选择了跟着王婆子和周庆民。

也因为这个选择,她吃尽了苦头,甚至在她满了十八岁,自以为脱离了王婆子和周庆民的掌控时,被打晕卖到了不知何处的深山里。

虽然保住了清白,可是却丢了性命。

万幸,她还有重活一世的机会。

这辈子不一样了。

她选择与杨晓燕在一起。

伪造的借条也被她拿走了。仅此一份,王婆子和周庆民再也变不出另一张来了,除非他们能让已经烧成一捧灰的周庆军再爬起来签名。

这张借条,周沫打算让它永久地躺在田园系统的背包里,不再见光。

从杨晓燕看到遗嘱后没有大闹,而是选择抱着周庆军的骨灰盒离开这一事上,周沫可以看出,她妈对她爸是真爱。

用情越深,被伤害时往往会越痛!

周沫叹了一口气。

反正她爸已经死了,她和她妈也算及时止损了,就让她妈永远不知道这借条的事吧。

周沫蹲下来,在杨晓燕的对面,轻轻地说道:“妈妈,我们回家吧!”

杨晓燕哭着回答道:“家?我们没有家了!你爸把房子都给别人了,呜呜……”

“不,妈妈,我们还有家,我们还有一个家的。我们去杨家湾!”

杨晓燕猛地一抬头,惊讶地看向周沫,道:“你怎么知道杨家湾?”

当年她爸反对她远嫁周庆军,放狠话说,“你要是非得嫁给他,你就再也不要跟人说你是杨家湾杨老九的闺女,我没你这个不听话的闺女!”

她说了一个“好”字,便背着那个帆布包脚步轻快、头也不回地奔向等在村口的周庆军。

跟周庆军来北方的这么些年,她真的一句也没有提过娘家。

一开始是赌气,等她生了周沫以后,才体会到为人父母为子女牵肠挂肚的那种心思,心中生出愧疚感。有心对父母说句对不起,可是又怕父母不肯原谅。

周沫道:“我爸给你画的那副画,没卖之前我见过许多次的嘛。

有一次我夸我爸画得好,我爸就跟我说了说他的创作过程,提到了外公外婆家。

妈妈,我们回外公外婆家去吧!”

杨晓燕嘴一瘪,哭道:“我没脸回去……”

“妈妈,要是我长大以后,也碰上您现在的这种情况,我回头找您,您会不要我吗?”

杨晓燕摇了摇头。

“我玩伴小胖的外婆上个月突然死了——我外公外婆有五六十岁了吧?年纪也挺大了,要是万一有个头痛脑热的……”

杨晓燕听得一愣。周庆军年纪轻轻的,还不是说病就病,说没了就没了。她家爸妈年纪大了,身体肯定也没有以前硬朗了,田地里的活也重……

周沫继续说道:“外公外婆肯定需要人照顾。”杨晓燕点了点头,然后又迟疑了一下:“可是——”

不等杨晓燕说完,周沫又道:“昨天早上您在厨房做饭的时候,我大伯跟我奶在阳台悄悄说,等把您赶走了,就把我卖掉,好给他填赌债。

呜呜……

妈妈,我害怕,我不想被卖掉。

妈妈,咱们去外公外婆家吧!”

杨晓燕又是一愣,周庆民欠了一屁股赌债的事儿她听说过,没想到这狗东西为了还债,居然把主意打到小沫头上来了!

王婆子和周庆民到底还在她背后谋划了多少黑心事?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