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天女帝 第5章 瑶丰城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切恍如大梦初醒,无痕轻轻地坐站起身,觉得自己心都快跳到噪子眼了,听着周围村民传来的阵阵酣声,上次的一番经历尤如隔世,极不生活现实,但却又清清楚楚印刻在脑海中,时时刻刻再次提醒她这一切就突然发生在眼前。无痕本想唤起睡眠中的母亲,但迟疑了一下也没这么做,母亲病体无痕本想唤醒睡眠中的母亲,但犹豫了一下没有这么做,母亲病体沉重,今晚睡得这般安静倒也难得,自己实在不忍打扰她,何况刚才经历的一切这般离奇,只怕母亲也未必会信。。...

穹天女帝

推荐指数:10分

《穹天女帝》在线阅读


一切恍若大梦初醒,无痕轻轻坐起身,感觉自己心都快跳到噪子眼了,听着周围村民传来的阵阵酣声,刚才的一番经历尤如隔世,极不现实,但却又清清楚楚印刻在脑海中,时刻提醒她这一切就发生在眼前。

无痕本想唤醒睡眠中的母亲,但犹豫了一下没有这么做,母亲病体沉重,今晚睡得这般安静倒也难得,自己实在不忍打扰她,何况刚才经历的一切这般离奇,只怕母亲也未必会信。

至于那个黑衣神秘人,无痕也不知如何向母亲提起,说自己灵魂出窍发现有人预谋杀害自己吗?这也太离谱了,而且想来这定然有关母亲的一些秘密,突然之间不便细问根由,以后找机会再向母亲寻问答案吧,不过自己要更加小心谨慎些,以免再遭他人毒手算计。

其实说起来,那黑衣人和彩妮已经算是达到目的了,真正的梦无痕几天前就已经夭折在水潭,否则自己怎么有机会穿越?可怜的母亲,对这一切还完全蒙在鼓里。

不,我不能让母亲知道真正的梦无痕已经夭折,否则她定然接受不了这种打击,这个秘密就让它烂在肚子里吧。

想了片刻,无痕按捺住激荡心情继续躺下,却久久无法入眠。

第二日清晨,无痕被母亲唤醒,睁开双眼就被母亲的样貌吓了一跳,不过一夜间,母亲面色变得更加苍白,满头青丝昨天还只是杂着一些白色,如今竟已经全部变成银丝,嘴唇白中透青、青中透黑,非常怪异。

青光?青影?无痕觉得自己好象忽略了什么。

昨晚灵魂状态她就看到母亲身上黑光青光缠绕,而那个恐怖的神秘青影也是深身青光耀眼,难道母亲跟那个神秘青影有什么关系?

无痕马上打消了这个无聊想法,母亲病体沉重,身体虚弱,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跟那个恐怖青影有关,自己是吓糊涂了吧。

梦氏见无痕神情惊愕,以为自己相貌变化吓到了孩子,忙掏出一条灰布巾将满头银丝包裹扎束起来,淡然道:“我没事,最近赶路可能太劳累,过段时间就会好了,别担心。”

又是过段时间!无痕无语,这话她已经听母亲说过无数次了,母亲到底怎么了?有什么秘密不能跟自己亲闺女说呢?明明已经病入膏肓却强颜欢笑,自己身为子女却对母亲的病情束手无策,她如何能不着急,能不自责?

突然,旁侧小树林中传来阿牛的阵阵哭泣和刘爷爷的大声呼唤,把附近所有睡梦中的村民们都吵了起来。

梦氏怕无痕再追问原由,忙道:“那边怎么了?我们且去看看。”说罢,牵起无痕就走。

有什么好看的?无痕心中有数,定是彩妮突然离去,今早被刘爷爷发现她无缘无故失踪,心中自然着急,四处寻找呼唤她呗。

母亲拉着无痕和其他村民围聚上去细问原由,果然是因为彩妮突然失踪,不知去向。

众人非常诧异,平常见那彩妮乖巧懂事,怎会突然无故失踪?难道发生什么意外,被歹人给绑走了?

好心的村民们自发地分散四处帮忙寻找了一阵,都没有发现任何踪迹和线索。

刘爷爷悲痛自责不已,一时间仿佛苍老了几岁。

无痕几次张嘴都及时忍住,她很想告诉刘爷爷彩妮的真正面目,为这丫头伤心实在不值,但不知如何说起,难道要将昨天看到的离奇经历当众说出?别说村民不信,她自己到现在都还无法相信。

母亲倒是显得有些奇怪,彩妮失踪她竟一句劝慰之话都没有,只抱着阿牛轻声哄着,淡然看着众人在那忙碌寻找。

逃难期间有人失踪其实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众人好言相劝刘爷爷,说那彩妮与刘爷爷也许是缘尽于此,不可强求。

再说她是自己流浪到圭水村的,说不定突然想起家中还有其他亲人可以投靠,自己又回去了吧?毕竟跟随大家一起逃难实在太辛苦,跟刘爷爷告别又怕难以启齿,所以选择偷偷离开也在情理之中。

在大家的安慰下,刘爷爷渐渐收住悲伤心情,实在找不到彩妮,他也只能暂且作罢。

众村民们各自回去收拾一番,邀约着继续上路前行。

第二日,无痕母女随着逃荒的村民来至一处官道,大家继续沿着官道走,便逐步出现了许多村落人家。

无痕扶母亲在道路边坐下休息,独自跑到前方向其他村民打听消息,这才知道大家的目的地原来是前面的“瑶丰城”,圭水村隶属于瑶丰城管辖范围,城主大人对他们这些难民应该不会不管,肯定会有救济及安置措施,到时大家便能重新安家过日子。

苦日子终于快要熬到头了,无痕暗暗欣喜,只要进了城,凭自己的本事,总有办法生活下去。

她飞快跑向母亲,远远便瞧见梦氏正依树而立,含笑眺望着她,灰布包扎的几束银发散落下来,随风飘扬,显得那么孤傲和清丽。

无痕呆住了,这时候方才醒觉母亲竟这般与众不同,自己以前定是忽略了什么,母亲绝对不可能是圭水村的村民。

想想记忆中母亲从小就亲自教导自己读书练字,弹琴做画,甚至解读书义和书理,这怎么可能是普通村民能做到的?

母亲应该是出身豪门或大家闺秀,由于某个未知原因或秘密才会带着自己隐居村林,那个死去的无痕年幼不懂事,自己前世好歹也活了二、三十年,还能看不出来吗?

无痕轻轻叹惜一声,这段时间的相处,她已经完全适应了新的身体和身份,现在梦氏是她唯一的亲人,不管有着多大隐密,既然母亲不肯告诉自己,定有不为人知的原由,将来无论发生何事,自己也定然要与她一起面对和承担的。

跑回母亲梦氏身边,无痕将刚才打听的消息一一告之,梦氏点了点头,淡淡道:“瑶丰城的城主江林海我也略有所闻,听说为官清正,对待百姓很是厚爱,乡亲们投奔于他也算是正确的选择。”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