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印凉聘 第005章 套路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田六七在王府外左等右等看不见白荼出,心急的不行啊,街道司那边还等着他回家去,倘若太迟,又是一顿狠骂,说严禁连活计都得丢了。他心中隐隐焦躁,犹疑许久,终于等到等忍不住了。后门的卫兵了换了一轮,是田六七认识了的,他试探性见状:“二位差爷,小的是街道司收泔他心中隐隐不安,踌躇许久,终于等不住了。。...

有印凉聘

推荐指数:10分

《有印凉聘》在线阅读


田五六在王府外左等右等不见白荼出来,着急的不行,街道司那边还等着他回去,若是太迟,又是一顿臭骂,说不得连活计都得丢了。

他心中隐隐不安,踌躇许久,终于等不住了。

后门的守卫已经换了一轮,也是田五六认识的,他试探上前:“二位差爷,小的是街道司收泔水的,刚才有急事回去了一趟,却把车落府里了,不巧再返来的时候又把牌令落家里了,还请二位爷通融通融,放小的再进去一趟。”

守卫虽见过田五六,但见他衣着不整,很是疑惑。

田五六幸而只是把外罩衫脱给了白荼,里面还有两件麻衣,倒也能见得人,他理了理衣服解释道:“小的跑的急,嫌热,就把外衫给褪了,请二位爷莫介。”

泔水可等不得隔夜,守卫们不再阻拦,只叮嘱要尽快出来。

田五六连连保证“一定”,然后匆匆进府,一路直奔厨房,厨大娘已经回屋,只有值夜的厨工还在,他问了一番,才知道那人早已将泔水收走了。

这下可如何是好?莫非遇到光棍了?田五六偷偷又将银裸子挨着咬了一遍,确定是真的,这才稍稍放了些心。

难道还没找到相好?田五六后悔没有问问那人相好的名字,不对,他连那人的名字都没问过。

他懊恼的拍了拍头,真是被银子冲昏了头,这下可怎生好,偌大的王府,他上哪儿去找人?车桶丢了事小,可牌令丢了事大啊。

田五六漫无目的的瞎找,也是他运气好,白荼气力不足,没走多远就把推车藏在了路边不远的角落,不仔细看也发现不了。

可田五六看的仔细,还果真给他找着了,这下他是又愁又喜,喜的是车没丢,差事儿还能完成,愁的是,若寻不见那人,牌令可就真找不回来了。

左思右想一番,田五六还是决定把车推出去等,那人是偷偷进府,定也不敢大张旗鼓的从其他门出去。何况街道司的牌令也只能从后门出入,他干脆在后门守着,就不信等不到,大不了,差事儿晚些交,回去顶多挨顿骂,总比丢了牌令的好。

决定后,田五六赶紧推着车出府,生怕自己多耽误片刻就错过了人.

就在他急匆匆出府的时候,王府前院,某人也正愁眉苦脸。

白荼原是打算跟着运工去斐搁院一探究竟,却不想这一路守卫如此森严,还没走出半里路,就接连碰到两拨巡逻侍卫,幸而凉王府草木多,可虽躲过,却也跟丢了运工。

此处既然有如此多巡逻侍卫,那定是已经到了前院,前院可不比后院女眷那么好糊弄,白荼不敢轻易走动,但也不急着出府,索性躲在草木从里,盼着那运工还能再回来。

手里是刚从运工那里得来的两本书册,内容只是普通的陈州杂志罢了,白荼就着一点火星子光仔细翻了翻。

若只论书品,质量比他黑明坊确实更胜一筹,然这并不是他在意的重点。

早期民间坊刻并不多见,书册也多是官刻出品,官家鬻(yù)书也很正常。

可如今坊刻盛行,官刻已经转变为仅供应自家府衙所需书册而不外鬻,即便有少数从官者不愿放弃书市油水而继续鬻书,可凉王府不应该啊。

似凉王这样的皇亲国戚,府中所出印品乃算私刻,一般量少而精,多用于收藏或赠与,可凉王府刻坊的规模和府上动作,显见也是打算在书市分一大杯羹。

白荼诧异于凉王府竟也会做书市买卖,若说是因为缺钱也不大可能,毕竟凉王也是亲王中实力最强大的。再者,这金碧辉煌的王府看着也不像缺钱的样子。

既不是为了钱,更不可能是为了兴趣,那会是因为什么呢?还有,这偌大的刻坊,足见书量巨大,全都要送去醒州?又或者,除了醒州,还有其他州县?

白荼越想越糊涂,正暗自琢磨着,就听到车轱辘的声音,定眼一看,果然是适才那名运工。

罗七虽刚入府不久,可胜在人机灵,在几位管事面前也极吃得开,可今日却吃了个哑巴冤,从斐搁院出来后,他就一直郁闷不已。

直到快到刻坊门口,忽听后面有人唤,罗七回头一看,正是刚才的“管事”。他目光微转,继而笑着作揖:“小的眼拙,不知管事如何称呼?”

白荼走上前,将两册书递与他道:“此书可以与王爷交差了,书体粗细均匀,墨色深浅均匀且无杂边,剪裁得宜,订书规整,是为中上品。”

罗七笑呵呵的接过。

就在刚才,他还因少了两册书而被斐搁院的杨管事责问,在得知是被其他管事拿走后,杨万有虽免了他的罚,却也没给他好脸色,说是:书既是运至斐搁院的,就不该让其他管事的随便拿。

罗七也是憋屈得很,能在王府当差的,随便拧一个都比他一个工匠有身份,左也是管事右也是管事,他哪边都得罪不起,可这亏,他却不想白吃。

你们既然那么喜欢争,那就自个儿斗去。

先前没敢问这位管事姓什么,现在他却不管了,左右不过是一顿骂罢了,遂又道:“小的多谢,小的刚进府,没什么见识,还不知如何称呼管事?”

白荼笑了笑,既是才进府不久,那他也不必担心露馅,便道:“叫我白管事即可。”

罗七连连应是,又问:“白管事可是要进坊?”

白荼摆手:“我与秦总管已经商谈完,这便要走,只不过这两册书还得归还,省的你交不了差。”

罗七感激的作揖:“小的多谢白管事体恤,白管事一心替王爷办好差,在王爷面前得脸,也难怪要遭旁人红眼。”

白荼面露诧异,罗七神情一慌,方觉自己说错了话,忙作揖请罪:“小的多嘴,白管事莫怪,小的只是……只是替白管事不平罢了,您是好心,可杨管事却误以为您要在王爷面前摘他的不是,方才在斐搁院还发了好大一通脾气。”

这运工可有意思,白荼略一沉吟,笑道:“无妨,王爷委我重任,那我便一心办好王爷交的差,至于其他,我也不会放在心上。”

罗七叹道:“白管事胸襟宽广,可抵不过旁人的流言蜚语,小的就是看不过,这才斗胆在您面前多嘴,还请白管事莫怪。”

白荼不甚在意,“行了,我也不耽误你工,你且去吧。”

罗七再次作揖,就要离去,忽又被唤住。

“哦对了,杨管事是负责跑哪个州县的?”

罗七虽只负责搬运书册,可进出间,总会听到一些话,他听斐搁院当差的说起过,这批书册会分别送去会州、文州、蕲州等七八个不同地方。

他在心里讥笑一番,看来这位白管事也不是吃素的,表面上装出一副大度的模样,实际上心里早就将人恨上了。不过,这才不枉费他适才一番口舌。



飞升不容易 都市之逍遥医仙 圣墟 英灵君王 艳福擒飞白 大亨踢铁板 贵妇实习生 斗罗之神级剑圣 我真不是大佬 网游之废土遗民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