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替嫁小绣娘 第五章 亲切的针线哪!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方铮朝冯轻使了个眼色,冯轻脑子金光一闪,她举起手,朝方宋氏确保:“娘,我会对相公好的。”方宋氏现在的脑子很乱,“但是三郎,若你娶的是冯家大小姐,以后你再次去学馆的话,他总会照料着点你。”说没准今后三郎县考府试的时候,冯县丞还能看在自己嫡女的面上方蒋氏现在脑子很乱,“可是三郎,若你娶的是冯家大小姐,以后你继续去学塾的话,他总会照顾着点你。”。...

方铮朝冯轻使了个眼色,冯轻脑子灵光一闪,她举手,朝方蒋氏保证:“娘,我会对相公好的。”

方蒋氏现在脑子很乱,“可是三郎,若你娶的是冯家大小姐,以后你继续去学塾的话,他总会照顾着点你。”

说不定将来三郎县考府试的时候,冯县丞还能看在自己嫡女的面上,多提点一下三郎。

方铮苦笑,“娘,儿子这身体别说是县考了,就是平常多看一阵子书都撑不住。”

“再有——”方铮顿了顿,说:“娘,科举是选拔有能之士,朝廷向来格外重视,不是冯县丞可以窥得一斑的。”

言下之意,冯县丞帮不上他。

况且,他压根是看不上冯县丞的。

“哎!”方蒋氏重重叹口气,一时拿不定主意,她歪着头,问身边方老头,“老头子,你看呢?”

方老头深深吸了一口旱烟,“就这么着吧。”

人已经嫁过来了,也跟儿子睡一起了,还能退回去咋地?

作为话题中心人物,冯轻除了方才一句保证外,再没有掺言。

她其实也想叹气。

现在处境堪忧哪!

娘家靠不上,婆家在看不上,这以后的日子咋过?

冯轻陷入自怨自艾中,冷不防胳膊被人碰了碰,恍然回神,除了身边的方铮,堂屋的其他人都已经走光。

“娘其实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在意,以后——”说到这里,方铮视线从冯轻面上扫过,轻声道:“以后便是和离,我也不会让你名声有污的。”

“谢谢。”千言万语汇成两个字。

人方家能给她暂时提供遮风挡雨的地方已经是大善。

若说冯轻做早饭的时候还有些不愿,这会儿满心只想报答方家了。

是以,当她在出现在方蒋氏面前时,笑容真诚,手脚勤快,她接过方蒋氏手中的干草,笑眯眯地:“娘,我来干,您就在一旁看着,若我干的不好,您打我也行,骂我也行。”

方蒋氏被冯轻这热情的模样吓了一跳,随即看到冯轻脚边散落的干草,叉腰,“你到底要干啥?你看看这地上洒的,赶紧给我捡起来,真是不中用!”

方家种的粮食人都不够吃,自是不会舍得哪来喂猪,这些干草是夏日打的猪草晒干,等冬日再切成小段,放锅里煮,凉了给猪吃。

等到来年猪草重新长出来还有好几个月,方蒋氏可舍不得扔掉任何一根干草。

冯轻手忙脚乱地将干草捡起来,看着旁边放着的类似铡刀一样的有些钝了的刀,她有些为难。

“娘,您去休息,这里娘子做就行了,您给她个机会。”

方蒋氏横眉冷对瞬间无切换地变成了满目慈爱,她家三郎就是孝顺。

“那娘就先去屋里拾掇拾掇,你去门口坐着,那边暖。”方蒋氏指着堂屋门口。

“嗯,我这就去。”

方蒋氏这才放心离开。

望着方蒋氏明显放松的背影,冯轻悄悄朝方铮竖起大拇指。

方铮这人要是放在后世,那绝对是丈母娘最喜欢的那一款。

摸了摸鼻子,方铮轻咳一声,小声说:“猪草要怎么铡,我教你。”

半个时辰后,冯轻总算在古代学会了新婚翌日的第二项新技能——铡猪草,煮猪食。

方家一共三头猪,两头大,一头小,大的是一公一母,方蒋氏准备留着这母猪下猪仔的,小猪再养养,过年就能杀了。

杀猪宴可是各村村名过年最盼望的事了。

冯轻忍着猪圈跟隔壁鸡圈散发出的异味,一勺一勺将猪食舀到猪食槽里,满心成就感。

她笑的时候,嘴角隐隐有两个酒窝,让原本不算上佳的容貌多了几分可爱。

方铮神色平静地收回视线,转身离开,声音仍旧是温和的,“喂完了就过来歇歇。”

虽说冬日地里基本没啥活要干,方老头跟方大郎每日也会出去半日,给地里上上肥,偶尔还会去村子后头的山里转转,说不定还能打个野鸡,逮个兔子。

当然,这种时候不多。

今日跟往常一样,方老头父子吃完了早饭就出门了,周小花做事利落,冯轻铡猪草时,她麻利地刷完碗,又喂了鸡。

等冯轻洗了猪食盆,往回走时,周小花已经走在门槛上补衣服了。

看到周小花手中的针线,冯轻眼睛蹭的亮了,她疾步走过去,“大嫂,我帮你补吧。”

陌生的地方,还有什么比见到针线更让她觉得亲切?

周小花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不用,不用,文浩那孩子皮实,费衣服,我这都补了好几回了。”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