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妆 第三章 失去的记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一股倦意涌上来,沈彤努力睁大眼睛,刚才的无精打彩不是装的,她还是个大病初愈的孩子,不知道在她病的这几日,蓉娘是不是也给她服用过这种药。不能睡,不能睡,沈彤强撑着坐起身来,当务之...

大红妆

推荐指数:10分

《大红妆》在线阅读


一股倦意涌上来,沈彤努力睁大眼睛,刚才的无精打彩不是装的,她还是个大病初愈的孩子,不知道在她病的这几日,蓉娘是不是也给她服用过这种药。

不能睡,不能睡,沈彤强撑着坐起身来,当务之急,她要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真是加了寒食散,对于八岁的小孩子而言,多用几次,不仅伤身还会伤到脑子。

倒也不至于会变成傻子,成年人会越来越健忘,发作起来疯疯癫癫,眼现幻象,而孩子吗......或许就如她那般,忘记了一切。

上一世她被带进死士营整整一年之后,才开始习武。这中间的一年里,她都在生病,她不知道自己生的是什么病,浑浑噩噩,时常有大夫过来,给她诊脉施针......

即使这样,比起辛五和辛拾这些同龄小孩,病愈后的她还是要笨了许多,无论是识字还是练武,她都要比别人多付出几倍的努力,辛五学两三遍就会的,她要学上十遍二十遍,她一直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那场大病导致的,让她忘记了父母亲人,忘记了小时候的一切,也变得比寻常孩子迟钝。

可是现在想来,或许那时她并不是真的病了,大夫给她诊治的,是在治疗她被寒食散侵害的身体。

沈彤不寒而栗。

她重生而来,可是小时候的记忆却也只有坠崖时想起的那一瞬间而已,母亲为何要把她交给蓉娘,而母亲为何又会疯了?

家里是出了事,所以母亲才会把她托付给了蓉娘,蓉娘是表舅的妾室,而表舅是母亲的娘家人,蓉娘又是母亲的丫鬟,无论是表舅还是蓉娘,都应该是母亲信得过的人。

沈彤使劲甩甩头,让自己更加清醒。

她揉揉眼睛,忽然歇斯底理地哭喊起来:“娘,我要娘,我要娘!”

外面的门被推开,那个叫芳菲的小丫鬟跑了进来:“表小姐,您怎么了?”

见来的是她,沈彤微微松了口气,还好是个小丫头,如果是蓉娘亲自来了,那还真是有些麻烦。

“芳菲姐姐,蓉娘呢?”她怯怯地问道。

“姨娘在灶上给您熬药呢,这会子还在看火,姨娘真是心疼您呢。”

是啊,就连看火都不假手于人。

沈彤又松了口气,表舅离开以后,府里的中馈都是蓉娘主持,按理说,蓉娘的亲信定然不少,可是无论熬药还是看火,蓉娘都没有让自己的亲信去做。

看来蓉娘在这府里,并没有如鱼得水啊。

“芳菲姐姐,府里还有别的人吗?你和春鹊要洗衣裳,我一个人在屋里害怕......”沈彤的声音里还带着委屈,她还是个孩子,又是刚到陌生的地方,害怕也是难免的。

芳菲有些为难:“府里除了奴婢和春鹊,就只有陶管家和他儿子陶顺,陶管家脾气可大了,就连姨娘也惧他几分......以后奴婢手脚麻利些,腾出功夫陪着表小姐。”

原来整座府里,只有管家父子和两个小丫头啊,这倒是有些意思,普通人家只有两个帮做家务的小丫头倒也正常,可是还要管家做什么?能请得起管家的人家,又怎会只有两个小丫头?

一座空空如也的府第,一个想给她下药的姨娘!

这时,蓉娘推门进来,双手捧着托盘,托盘里的汤药还冒着热气。

上一碗汤药被洒了,蓉娘也是心急了吧,否则也不会把汤药热气腾腾地端上来。

沈彤不动声色地抿抿嘴角,还好这个蓉娘是个沉不住气的。

“姐儿,快把汤药喝了吧,若是您的病好不了,太太知道了一定会心疼的。”蓉娘一边说,一边把汤药摆到沈彤面前。

又有微不可闻的酒味儿!

寒食散入药时要用酒做引子,这样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沈彤摸着自己的脑袋,懒洋洋地对蓉娘说:“蓉娘,这药还烫着,我想到院子里走走,等到药凉了再喝,我在屋里躺得久了,头也晕晕沉沉的。”

说着,沈彤便起来,用脚去够地上的鞋子。

芳菲看一眼蓉娘,又看看地上的绣鞋,一时不知该不该去给沈彤穿鞋。

没等蓉娘说话,沈彤却已飞快地趿上了鞋子,然后就往门外跑。

她的动作很快,蓉娘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着急地催促芳菲:“还愣着干什么,快去扶住表小姐。”

沈彤已经出了门,外面是个大晴天,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还好啊,这具身子虽然娇娇小小,又是大病初愈,可是动作灵活,只是有点头晕,可能是躺久了的原因。

她站在庑廊下,转身对跟着出来的蓉娘和芳菲道:“你们别担心,我就是想要出来透透气而已。”

是啊,我还没有摸清情况呢,是不会逃跑的。

巴掌大的小院子,只有一间屋子,没有耳房,也没有厢房。

前世执行任务的时候,她去过很多次大户人家的宅子。行刺之前,刺客首先要了解的就是环境,哪里是主人住的,哪里是下人住的,都要了如指掌。

而这里,不但不会是给表小姐这样的客人住的,甚至也不会是下人的地方。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里原本应该是堆放杂物用的,难怪墙壁雪白簇新,想来是刚刚粉刷过的。

更有趣的是,院子的门居然不是木头的,而是铁门。

又不是大门口,谁家内院里会用铁门的?

这是专门为她准备的地方。

用来拘禁她的地方。

表舅家还真是高看她了,她一个八岁的小姑娘,还能逃出去吗?

“门外有好玩的吗?我想去看看。”沈彤故意这样说,她想看看蓉娘着急的样子。

果然,她话音方落,蓉娘就说道:“外面有什么好玩的,姐儿还病着,快到屋里去。”

因为着急,蓉娘的声音拔高,又尖又利。

沈彤扬扬眉角,却没有去看蓉娘,而是对芳菲说道:“芳菲姐姐,我饿了,想吃点心,你去给我拿点心。”

芳菲有点发懵,转头去看蓉娘,蓉娘这才感觉到自己的失态,换上一副笑脸,对芳菲道:“那你就去灶上给表小姐拿点心吧,我蒸了米糕,这会儿还热着。”

芳菲应声,小跑着出了铁门,沈彤像是饿急了,眼巴巴地目送芳菲出去,小舌头还下意识地舔舔嘴唇,像是在想像米糕的甜糯。

“好了,姐儿,快进......”

蓉娘的话还没有说完,正在傻呼呼舔嘴唇的沈彤忽然出手!



轮回仙神道 钱妻高攀不起 情定永恒 流氓俊娘子 遮天之太上无极 风水圣手 崩坏边际 好想有个系统掩饰自己 魔妃无霜 我穿女装能变强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