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重生之农门福女 第三章 跟回来了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顾花语看看瘦弱跛脚的阿娘,眼眶又升起一片潮热,生怕眼泪滚出来,赶忙走到前面。万氏背上背着重物,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顾花语满腔情绪说不出话。一路上,娘儿俩默默前行,偶尔遇上村...

顾花语看看瘦弱跛脚的阿娘,眼眶又升起一片潮热,生怕眼泪滚出来,赶忙走到前面。

万氏背上背着重物,没有多余的力气说话。顾花语满腔情绪说不出话。

一路上,娘儿俩默默前行,偶尔遇上村里人,万氏与人打招呼,顾花语微笑着站在边上看着。

母女二人回到家里,万氏放下背篓,洗了手转身进厨房,将大锅里温着的粥端出来,扬声叫道:“小语,赶紧来喝粥。”

顾花语在院子里将脚上的泥处理一下,进厨房洗手喝粥。

等她喝完粥,见万氏已经在灶里生上火,正往大锅里加水,准备烧水煮饭。

万氏见顾花语喝完粥,说道:“去屋里歇着,饭好了阿娘叫你。”

顾花语坐到灶前,“不用,阿娘做饭,我烧火。”

万氏拒绝道:“你还没好利索,去屋里歇着。这儿不用你,阿娘一个人应付得来。”

万氏边说边走到灶前,伸手夺过顾花语手里的火钳,示意她起身。

“今儿的柴都是成块的大柴,火生着就不用人管的。听话,赶紧去的歇着。”

万氏的话不容顾花语反驳,顾花语无奈的站起身来,“好吧,听阿娘的,我去歇着。”

万氏揉了揉顾花语的头,笑着说道:“嗯,这才乖。”

顾花语回到自己的屋子,看着这些年梦里才能见到陈设,既陌生又熟悉,只觉一阵恍惚。

顾花语在窗前的桌边坐下,抬头看眼窗外阴沉沉的天,趴在桌上陷入沉思。

脑子里又显出老祖宗手里的龙纹令牌上的龙身与青风的样子。

一个想法在顾花语脑子里一闪而过,顾花语很快摇摇头,否定了这种想法,自语道:“不能呀,顾家的亲朋好友里,没有姓花的。”

对了,青风不是凡物,阿爹怎么会有青风?阿爹知道此物不凡吗?

她现在才十岁,尚未及笄,按理,青风还在阿爹手里……

顾花语凝眉想了许久,脑子里一串串的问句。

那一世,临终时那场劫杀,那些人难道是为青风而来?他们也知道青风不凡?

顾花语想到这里,唤道,“青风,出来,我有话问你,旁人知道你的秘密?也能进空间吗?”

青风听到唤声,本想现身,听了顾花语的问话,气闷的装聋作哑,不理顾花语。把它当什么了?它可是认主的!

顾花语见青风不理她,只好作罢。

自己带着青风穿到现代又穿回来,阿爹手上那枚呢?还在吗?也带空间?改天偷偷把阿爹那枚拿来看看。

顾花语转而又想到那场劫杀,想到劫杀,顾花语不淡定了,站起身在屋里转起圈。

那是让她做了二十多年噩梦的劫杀,家中老小倒在血泊里的样子像刻印在她的脑子里一样,伴了她二十多年……

顾花语的手握成拳头不断缩紧,脸色变得极为苍白,头像要爆裂般疼痛,眼里掩不住的痛苦。

顾花语猛的定住身,随手抓起笔筒里的笔朝窗外掷去,突然而至的毛笔惊飞树上栖息的鸟。

飞鸟的惊叫声让顾花语回过神来,她看看飞走的鸟,心里升起一丝愧疚,微微叹气,那怕过了二十多年,每每想起,她还会失控。

顾花语转身到屋外去捡笔,站在桃树下,顾花语瞪圆双眼的看着穿着两个毛桃的狼毫,再低头看看自己的手。

过了半晌,顾花语从震惊中平静下来,弯腰捡起毛笔,细看穿在上面的毛桃。

顾花语将两个毛桃取下,将狼毫摊在手心,细细打量一番,扬手再次朝树上了掷去。

顾花语顺着狼毫飞离的方向看过去,细细的狼毫穿上一个毛桃飞离一段距离掉下来。

顾花语欣喜若狂的上前捡起狼毫,心里了然,她不但带着空间回来,还带着一身的本事回来了。

在现代,花家是古武世家,花家儿女,自小习武。因着那场劫杀,在花家时,她习武异常认真。

顾花语转身进屋,随手将门关上,然后在屋里比划起来,片刻后,手脚越来越协调,身手越来越快……

一套拳法下来,顾花语浑身发热,汗珠顺着脸颊往下淌。

顾花语重重的吐口气,拿起架子上的帕子抹了抹汗,重新坐到桌边,抬手倒杯茶喝下,才坐下身来。

身手跟着回来了,别的呢?也跟回来了吗?

顾花语闭上眼,凝神在细听起来。

上一世,她不光身手好,她的五官的感知能力也异于别人,这些能力让她处理事时占尽便宜。

“饿死了,也不知道三婶的饭好了没有?”大嫂关氏的声音传来。

“天不亮就起来,一直忙到晌午,能不饿吗?我是又累又饿。”跟着响起二嫂王氏的声音。

不错,大嫂二嫂大概到晒谷场了。

顾花语心情愉悦的睁开眼,深吸几口气,将情绪平复后,伸手研了研墨,低头在纸上书写起来。

那一世,她死时刚满十五岁。如今她已经十岁,距仇家寻来,不过五年而已。

五年的时间,要将一穷二白的顾家变强,需要做的事太多了。

顾花语才写了几行,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来,于是将纸笔收好,端坐着看起书来。

“小语,你好些了吗?怎么不躺着歇?又在看劳神的书!”顾成娟跨进门来,见顾花语又在看书,立马开始数落。

顾成娟是顾家二房顾德海的女儿,比顾花语大一岁,平日里对顾花语极照顾。

顾花语扭头看向门口,见顾成娟朝板着脸进来,不由得扬起嘴角,起身道:“二姐来了。我好多了,躺得腰痛,所以起来坐坐。”

“躺着难受就到院子里转转,别坐这儿看这些费脑子的书。你昨儿发热,人事不醒的,吓死我了。”

顾成娟走到顾花语身边,伸手夺过她手里的书,“走吧,三婶做好饭了,咱们去吃饭。”说着,顾成娟伸手来拉顾花语。

顾花语任顾成娟拉着往堂屋去。

顾花语与顾成娟来到堂屋,见家人已经回来了,大伯顾德方与祖父顾怀东坐到堂屋门口喝茶,二伯顾德海在院子边的磨刀石上磨镰刀。



我是范蠡 九洲天师令 云龙百变 姑娘她戏多嘴甜 都市修炼奇谈 雅克塞拉游记 快穿:女主不当炮灰 美漫之超人 道者为尊 真实的克苏鲁跑团游戏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