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妆 第六章 萧枕 首页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

时间往回倒那么一点儿。凌画本来打算在栖云山多赏几日海棠,多泡几日温泉,奈何二皇子萧枕派人传信,让她立马回京,虽然没说什么事儿,但她还是连夜启程回了京。因有皇帝给的随时出入...

催妆

推荐指数:10分

《催妆》在线阅读


时间往回倒那么一点儿。

凌画本来打算在栖云山多赏几日海棠,多泡几日温泉,奈何二皇子萧枕派人传信,让她立马回京,虽然没说什么事儿,但她还是连夜启程回了京。

因有皇帝给的随时出入城门的令牌,所以,哪怕城门落了锁,她依旧顶着月上中天的夜色进了城。

车夫将车赶的稳,凌画靠着车壁昏昏欲睡,忽然似有所感,她睁开了眼睛,伸手挑开车帘一角,一眼便看到了前面不远处慢悠悠地在街上深夜晃悠的人。

少年背影高瘦挺拔,如白杨青松,芝兰玉树。

她刚看了一眼,还没来得及反应,马车侧身而过,将人抛在了身后。

凌画回头看去,夜色下,端敬候府的小侯爷清俊无双,似乎更好看了。

她落下车帘,开口吩咐,“停车!”

车夫连忙拽住马缰绳,将车停下。

琉璃也在打瞌睡,被惊醒,疑惑地看向凌画。

凌画伸手从酒箱子里取出一坛海棠醉,递给琉璃,“送给宴小侯爷,作为谢礼!”

琉璃接过酒坛,看着凌画。

凌画偏过头,示意她人在车外。

琉璃挑开车帘,果然一眼看到了宴轻,心中想着可真是巧啊,大半夜的也能在街上遇到这位端敬候府的小侯爷。

小姐这是什么运气!

琉璃性子利落,将酒送出去后,马车继续往前走,她也不打瞌睡了,一个劲儿地盯着凌画看。

凌画对她挑眉,“又要说什么?”

琉璃叹了口气,“宴小侯爷长的是挺好看的。”

凌画勾了勾嘴角。

琉璃更想叹气了。

回到凌家,马车径直驶进内院,来到二门,才停住。

凌画下了马车,管家恭敬地见礼,压低声音说,“二殿下已等了两个时辰了。在小姐您的院子里。”

凌画点点头,往她的玉兰苑走去。

玉兰苑,苑如其名,种了无数珍品兰花,踏进院子里,便可以闻到阵阵兰香。

萧枕虽然来了凌画的院子等人,但是很规矩地没进屋子里,而是坐在唯一的一株海棠树下喝着茶等着。

萧枕一身素青云锦,喝茶的动作优雅贵气,他的一副好皮囊同样让他看起来赏心悦目,尤其是一双手,白皙修长,好看极了。

凌画对他的好皮囊不感兴趣,毕竟从小看到大,倒是一直挺喜欢他这双手的,尤其沏茶分茶,十分具有观赏性。

“你终于回来了!”萧枕觉得自己喝茶喝的都快要吐了,若是凌画再不回来,他没准就忍不住去她的屋子里占用她的床睡一觉了。

凌画本来很是没好气,但想到因为他急急地催着她回来,她才能在街上遇到深夜一个人晃悠的宴轻,心情还算不差,所以,对他也就和颜悦色了些,“说吧!什么事儿?你最好给我一个不踹你一脚的理由。”

萧枕看着凌画,惊讶了,“你竟然不是先跟我生气?”

往日,她可没有这么好脾气的。

凌画坐下身,“有话快说。”

萧枕转头看向琉璃。

琉璃给了萧枕一个无可奉告的眼神,虽然她知道小姐是因为什么。

“你们主仆怎么看起来神神秘秘的?”萧枕自诩火眼金睛,今日凌画绝对不对劲。

“不说我去睡了,困死了。”凌画作势要起身。

萧枕一把按住她,“别啊,我说。”

凌画抱着胳膊看着他。

萧枕烦躁地说,“父皇要给我指婚。”

凌画一愣,这倒是大事儿,她看着萧枕,“陛下为何突然要给你指婚?”

“我哪里知道!”

凌画蹙眉,“哪家?”

“幽州温家。”

凌画也惊了,“太子妃的娘家?”

“是!”萧枕郁闷了,“你说,父皇是怎么想的?”

凌画也有点儿不解了,“你从哪里听说的?”

“柔贵嫔给我传的话,说陛下亲口说的。”

凌画问,“当时谁在场?陛下跟谁说的?”

“跟太后。”萧枕深吸一口气,“就是娶你,我也不要娶温家的女儿。”

凌画:“……”

她气笑,“我谢谢你啊!我有婚约。”

琉璃给凌画倒完茶默默地转身,心想小姐还能记得自己有婚约,还没被美色迷昏了头,还有药可救。

“你那个婚约,你不是一直惦记着要退了吗?”

“嗯。”凌画端起茶喝了一口,“就是退了,也不嫁你。”

萧枕:“……”

女人就是记仇!

他琢磨着说,“你退了,也没人敢娶你。至少我敢娶。”

“得了吧你!”

萧枕瞪眼,“那你说,我该怎么办?”

“太后怎么说?”

萧枕垮下脸,“太后没说什么,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我才不踏实。”

凌画揣思片刻,“陛下的任何一个想法和决定都不会没有目的。”

“他疼太子,一定是看我不顺眼了,我从小到大已经够老实的了吧?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我做的事情不做,他竟然还不满足?还要为太子铺路而打压我,非要让我连站着都没地吗?”萧枕语气沉暗下来,“他也不看看太子是什么扶不起来的阿斗?太子能纵出一个赵太傅,就能纵出十几个来。若太子登基,后梁江山都不够他玩死的。”

“你可仗着是在我这里,什么都敢说。”凌画瞪了他一眼。

萧枕也觉得自己情绪发作的过了,毕竟这话不能随便说,他收了沉暗,嘟囔一句,“就因为在你这里,我才敢说。”

凌画思忖道,“既然陛下询问太后,就是心中没真正拿定主意,只要让太后说个不行,你就不用娶了,你从太后那儿想想办法吧?”

萧枕更泄气了,“太后不喜欢我娘,也不喜欢我,我能从她那想什么办法?若是有办法,我也不至于在你这里干等你两个时辰了。”

凌画放下茶盏,若有所思地说,“太后的软肋是端敬候府的那一根独苗苗吧?宴轻?你走走他的门路?”

萧枕:“……”

听到这个名字的琉璃:“……”



低维革命 重生之诸天大反派 清穿咸鱼攻略 艾泽拉斯新秩序 谁都别想继承我的亿万遗产 我真不是仙二代 首富身边的女人 灵气世界之登仙路 超神学院之吊打诸天 超能仙医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