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爷千杯不醉小说精选

程贵仁再打开钱袋,漏出来喜色,瞥了眼后,待沈婵更为有礼。确实,这笔钱很多人都拿不出,更更何况这才而已是定金,这比买卖交易对有钱的人人来说是小菜一碟,虽然对普普通通人来说未免太太不公正。沈婵前脚刚出店门,就察觉到到身后有人在跟。确实,这是掉脑袋的差事,自然而然是得当心的确,这笔钱很多人都拿不出,更何况这才仅仅是定金,这比买卖对有钱人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对普通人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免费阅读

程贵仁打开钱袋,漏出喜色,瞥了眼后,待沈婵更加有礼。

的确,这笔钱很多人都拿不出,更何况这才仅仅是定金,这比买卖对有钱人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是对普通人来说未免太不公平。

沈婵前脚刚出店门,就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

的确,这是掉脑袋的差事,自然是得小心行事,尤其是要控制住这些已经给了定金的书生,若是行差踏错,必是不值当的。

沈婵嘴角一抹,看你有没有本事跟了。

鸢尾楼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风尘场所,莺莺燕燕什么的也是极品。

沈婵没有迟疑的踏了进去,灵巧的躲过人群,专挑人多地方过,转眼就上了二楼。

那人怕跟沈婵太近会被发现,于是都是隔着些距离的,谁知人跟着跟着没了踪影,一跺脚,心想这下坏了,居然跟丢了!

但那人不死心,无非就是鸢尾楼而已,他就在门口守着,还不信沈婵不出来。

沈婵刚上二楼,就瞧见了喝的醉醺醺,走路颠倒,身旁美人在侧的郑耀文,郑耀文正巧瞥着一双桃花眼往这边看,两人就对上视了。

沈婵见状,这郑耀文总喜欢给自己找事情,自然是要躲着些的。

调头就走的沈婵被脸上灌上一层微醺的郑耀文横拦住,“郑公子怎么在这儿?”

沈婵随口一说。

郑耀文眼微眯,靠近沈婵,“这句话我该问你才是,沈......公子”郑耀文意味深长,扯了扯嘴角。

的确,女子来逛花楼,着实是有些不于情于理。

只不过,她沈婵何时讲过理。

“哦,让开”沈婵看着歪歪斜斜的郑耀文一身酒气,挤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毕竟孰轻孰重,她沈婵拎得清,所以远离郑耀文才是首要。

“就不让”郑耀文靠近沈婵,酒气更重。

沈婵闻了倒是很想给郑耀文一拳,上前的美人却似乎误会了什么。

“郑公子你是不是喝醉了?”美人似画,说完话后偏头看向身着锦服的沈婵,不解。

看着歪头求解的美人,沈婵不知所措,郑耀文醉了管自己何事,看自己做什么。

“公子可是有龙阳之好?”美人无辜脸,对沈婵说出心中疑问。

得,自己跟郑耀文被人误会了。

妙啊!

龙阳之好,这美人也敢想。

沈婵苦笑,刚想解释,被郑耀文拉进了房间,留下了美人一脸惊愕,愣在了原地。

“郑耀文你发什么神经?”被郑耀文拉着进来的沈婵给了郑耀文一脚。

郑耀文这时哪里还有醉意,捂着被沈婵狠狠一踢的腿,张口就怼,“你这女人怎的这么狠?”

沈婵给郑耀文一个白眼。

“你没醉?”沈婵突然意识到什么,这郑耀文模样哪里有刚才那副面孔,眼睛清澈的很。

“爷千杯不醉”郑耀文拂去碎发,张扬一笑,桃花眼愈发令人痴醉。

这话郑耀文没有说谎,他的确是千杯不倒。

“那你装什么醉?”沈婵找到椅子,坐下,自然的翘起了腿。

“你父亲的事情你知道了吗?”郑耀文是知晓沈婵底细的,毕竟仔仔细细查过。

虽然不知为何她会有恒记钱庄的银票以外,因为沈家纵使官大受宠,也求不来这恒记钱庄的印章。

沈婵听见她沈之洲,转念一问,“什么事情?”

这些日子从未回过沈府,一直在长安酒馆待着,加上自己并未在朝廷安排细作,只是找了人盯着洛暝而已,于是便失去了沈之洲的消息。

“你不知道?”郑耀文以为沈婵只是不知道内幕而已,不成想这件事情半分都不得知,“沈之洲染上疫病了”

沈婵突然心下一愣。

“怎么会?”京城待的好好的,如何就染上疫病了,沈婵显得有些着急。

“说是跟段启有关吧,毕竟这赈灾一事你父亲是督察段启之人”

郑耀文点明利害,简单利索,一句话就让沈婵明白,沈之洲这是挡住某人的路了。

沈婵起身,朝门外走去。

郑耀文拉住疾步的沈婵,看了眼窗外格外明亮的圆月,“现在去冀州?”

“等不了了”沈婵脸上没有情绪,眼神却在锋利,郑耀文这下知道沈婵怒了的模样。

“现在大晚上的,再说了,你去能干嘛?”

“自然是给昱国减轻些负担”沈婵眼睛未眨,却漏出一股锐气,随后就摔门而出。

段启啊段启,谁叫我看你不顺眼呢,房间里只剩郑耀文对酒把月欢喜。

只不过,他会不会高估了沈婵,万一......

放下酒杯,轻笑,没有万一。

*

“殿下,何苦亲自探望,老臣已派大夫给沈大人诊治”段启迎着突然前来冀州的洛暝,有些无措,但依旧应对自如。

洛暝接过段启亲自沏的茶,没喝,放下,倒是叫段启猜不出这位摄政王的喜怒。

“冀州疫情愈演愈烈,段大人不给个解释吗?”洛暝抿着唇,没有再说话。

段启立即跪下,俯首帖耳,忙请罪,诚恳至极,“老臣日夜未曾有过间隙,只为疫情能够得到只能,臣之辛苦,望殿下明查!”

段启老练,眼神未有躲闪,他是跟随先帝的开国老臣,人人尽让三分,只是洛暝,与先帝不合,人尽皆知,谁会再看先帝的面子让洛暝看自己脸色。

“如何明查?”洛暝未看段启,藏纹长袍衬得他脸色更加冷漠。

“自然是询问百姓”段启被洛暝这么一问后,更加有底气,心知自己断然不会有失察之罪,“此次疫情来势汹汹,但任臣如何治理仍旧无效,臣怕另有隐情......”段启没有将话说的明白通透,而是另有深意。

“段启,本王要的不是你以为”洛暝直呼段启名讳,段启知晓,摄政王这次是来兴师问罪的。

可段启不知道的是,真正来冀州的原因却是沈之洲染上疫病。

“本王再给你半月时间,若是疫情仍旧如此泛滥,呵”洛暝讪笑,指着段启的脑袋,“小心你头上的乌纱帽”

洛暝这次是放下狠话,让段启倒是为难却仍旧不敢反驳。

这位连先帝都不放在眼里放摄政王殿下,张扬肆意,向来不受人拘束。

------------

晚上好各位!感谢大家的支持,祝大家暴富暴美呢~●‿●

重生之嫡女养成记 富商有利~千金养夫 临演未婚妻 浪子不放浪 大隋国师 大周王侯 神魔淬炼场 魔迹仙踪 我真不是仙二代 曌帝双龙传
连载

殿下,请别挡我桃花

作者:手写樱花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