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西陵郡城?西陵鬼城!小说精选

绝处逢生!这是许丰安从来也没有过的体验。在他过去的的人生经历中,但凡让他倍感无助的事情,从也没过转机。却也没想起,这第一次绝处逢生竟然是在自己频临死亡……的时候。随着那几道金光落下来,将自己弥漫,许丰安登时就觉得到自己残缺不全的身体突然发生了变化。碎裂的内脏开在他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凡是让他感到绝望的事情,从没有过转机。。

免费阅读

绝处逢生!

这是许丰安从未有过的体验。

在他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凡是让他感到绝望的事情,从没有过转机。

却没有想到,这第一次绝处逢生居然是在自己濒临死亡的时候。

随着那一道金光落下,将自己笼罩,许丰安顿时就感觉到自己残缺的身体发生了变化。

破碎的内脏开始蠕动,残缺的肺部转眼间就恢复完整。

其他内脏同样也在迅速恢复,已经消失的右边肋骨和手臂骨骼更是无中生有一般地凭空长了出来。

紧接着,就是血肉滋生!

新生的血肉很快就将他的右半边身子包裹了起来,肩膀和手臂的骨骼上面同时滋生血肉,迅速长成了完整的手臂。

砰!砰砰砰!!

许丰安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原本已经快要停止心脏又开始了跳动,并且强健有力,新生的血液迅速流淌向四肢百骸。

自己变得比任何时候都完好,都健康!!

“活死人,肉白骨!”许丰安瞪大了眼睛。

他不可置信地抬起自己完好无损的右臂,感受着自己健全的身体,以及完全恢复的内景,只觉自己如坠梦中。

转眼之间,就把一个身体残废的将死之人救了回来,甚至连身体的残缺都重生了!

神迹?

仙术?!

许丰安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情况。

哪怕是身为内景绝顶,天下最巅峰的强者,他现在也有些不知所措。

难道自己这是遇见神仙了?

嗡!

就在这个时候,许丰安突然听到虚空中出现了阵阵颤鸣声,好像是有什么无形的事物被扭曲了一样。

紧接着,他又看到了漆黑的夜空中忽然大亮,一道通天彻地的金色光柱从无穷高出落下,光明映照入人间。

轰!

震耳欲聋的巨响传入了许丰安的耳中,只见那道金色光柱訇然中开,仿佛是一座打开了的仙界之门,显现出里面无数的亭台楼阁,宫殿庙宇。

随即,一片片金色的祥云从里面飘了出来,一朵朵金色的莲花凭空浮现,空气里骤然间弥漫起了清爽的香气,还有悦耳动听的仙音回荡。

“这,这这是?!”

许丰安瞠目结舌地仰望着天空,这是他平生仅见的景象,简直就如同梦幻一般,让他几乎失去了组织语言的能力。

甚至忍不住跪了下来,顶礼膜拜。

作为玉华剑阁传承千年以来的第一位江湖绝顶,他向来是高傲且自信的,甚至偶尔会觉得纵然是传说中的神境,也未必能比自己强大多少。

可此时此刻,许丰安却无比清晰地感到,这异象所带来的的威压是多么的高高在上,完全超越了自己所能想到的极限。

不过,他并不感到恐惧,反倒是有一种崇敬和感激的心理油然而生。

应该就是这异象的主人救了自己。

自然也没什么好怕的。

异象依旧在继续。

随着祥云、金莲、香气、仙音的出现,许丰安又看到那座“仙界之门”里飞出来九条金色的神龙,英武非凡。

“龙,这是龙?!”他的心里惊呼起来,“这世上真的有龙?”

可很快,他又被接下来的一幕惊呆了,在这些神龙之后却还跟着一辆被金光笼罩的车辇。

九条神龙居然只是在拉车!

许丰安只觉大脑一片空白,他有限的认知已经难以理解眼前的景象了。

这个时候,他忽然感觉有一道目光从天上垂落,气度威严,有一种苍茫古来的气息,似乎就是那车辇的主人。

他不敢抬头,只匍匐在地,毕恭毕敬地叩拜道:“万谢仙尊救命之恩!”

过了一会儿,许丰安感觉到那目光已经被收回,香气、仙音也没了踪影,他终于鼓起勇气仰头张望。

那通天彻地的“仙界之门”已经消失,金莲、祥云已经消散,还有那被九条神龙拉着的车辇也已经离开。

此时此刻,夜幕依旧漆黑,四周依旧静谧。

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好如初,许丰安都要以为刚才自己所见到的只是幻觉了。

他望着天穹,喃喃低语:

“习武数十年,今日方知世上有真仙。”

……

其实崔恒并未离开,依旧在许丰安上方的高空中。

对于这个野外偶遇的宝箱怪,他很满意。

象征着哀的灰色光芒涨了五分,象征着喜的红色光芒涨了六分,象征着爱的白色光芒涨了三分。

真就一刀九九九,“装备”爆满屏了这属于是。

不枉他特意施展了一道自研的小术法,制造了一场仙人下界的局部特效。

在限制范围不造成过多影响的前提下,很好地刺激了许丰安的精神。

红光和白光果然大幅增长!

效果非常好。

这个术法的灵感来源于莲花寺八十一绝技中的《大光明身》。

原本武学是将以先天真气调动天气自然之力,在体表凝成佛光,从而达到护体防御的效果。

也就是当初德空禅师试图用来抵御崔恒攻击的手段。

崔恒从中获取灵感,掌握了以法力凝聚各种光效的方法。

而且不只可以凝聚仙光,还能凝聚各种阴森诡异的幽魂光芒。

他的目光看向西陵郡城方向。

“方才只是小试牛刀,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

西陵郡城原本是一个颇为繁华的地方。

人口有二十多万。

郡守勤政爱民,打压土豪劣绅,百姓们生活的颇为富足。

可是在燕王大军攻陷这里之后一切都变了。

无数兵卒烧杀抢掠,无恶不作。

不知多少青壮被强行征兵,更不知多少妇女被侮辱致死,还有许多孩童被活生生地虐杀。

只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这座曾经的繁华郡城,就只剩下了不到五万百姓。

城外的镇子甚至变成了乱葬岗,堆积了不知多少尸体。

崔恒这一路走来,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来到西陵郡城门口的时候,他便见到了不远处乱葬岗,残肢白骨遍地,乌鸦落在上面,啄食着腐肉。

甚至还有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尸体,看起来连一岁都不到,本应是受尽父母宠爱的时候。

如今已是残破不堪,血肉模糊,被乌鸦肆意啄食着。

真不知这是人城,还是鬼城!

崔恒抬头望天,只见这座郡城的上空,整个弥漫着一层灰色的光云。

这是极度的悲哀与绝望之情。

可他的心里没有半点喜色。

只有愤怒!

……

轰隆!

西陵郡城的上空响起了雷声,乌云遮蔽了本就不明亮的月光,让夜空变得更加漆黑。

冯五被捆在自家院子里,绝望地抬头望天,心里念叨着:“老天爷啊,你要是开眼,就劈死这两个畜生,劈死他们吧!”

简陋的木屋里面,冯五的新婚妻子杨氏躲在墙角瑟瑟发抖,面色煞白地看着即将被撞开的木门,已是满脸泪痕。

砰!砰!砰!

木门每被撞一下,她就感觉像是有一记重锤砸在了自己心口。

“谁来救救我们,谁能来救救我们啊!”杨氏紧紧攥着自己胸口的衣衫,内心绝望地祈祷。

此时,正在撞门的是两个彪形大汉,他们穿着粗布麻衣,腰间却挎着刀,显然都是燕王军中的兵卒。

“哈哈哈!小娘子,别藏了,让哥哥带你好好快活快活!”

“小娘子,听说你们今日完婚,你这样的雏可伺候不好你相公,让哥哥们先教教你啊,哈哈!”

“顺便也让你相公学学,看哥哥们是怎么让你快活起来的!啊哈哈哈!”

“出来啊!快出来吧,你相公可都在外面等着呢!”

这两个彪形大汉一边撞着木门,一边说着污言秽语。

嚣张至极,肆无忌惮。

其实,以他们的力气完全可以几下就把木门撞开,可他们就是不用全力,要的就是这种肆意妄为的快感。

“畜生!你们这群畜生啊!”冯五咬牙切齿,目眦欲裂,拼了命地挣扎,声嘶力竭地怒吼,“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要这样!

“我们只是想平平安安地过日子啊!从没想过要反抗燕王大军,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们,这是为什么?!

“你们杀了我的父母,杀了我的兄弟,现在还要辱我妻子吗?!你们还是不是人啊!”

啪!

其中一名大汉走过来直接打了冯五一耳光,当场把他打的头晕眼花,满嘴流血。

“呸!”这大汉吐了口浓痰在冯五的脸上,冷笑道,“狗一样的东西,也敢吼你爷爷我?你以为自己悄悄完婚就能逃过爷爷我的法眼?

“实话告诉你,老子早就盯上你这小娘子了,也知道你们早就订婚,直接睡了多没意思,等你们完婚之后再睡,这才有味道啊!”

“大哥,说什么呢,咱们这不叫睡。”另一名大汉接了个话茬,嘿嘿笑道,“这明明是想教那小娘子怎么侍奉夫君啊!”

“对对,是在教那小娘子。”大汉哈哈大笑,转手又甩了冯五一个耳光,“你他娘的也学学,看老子是怎么让你那小娘子快活起来的!哈哈哈哈!”

轰!

这时只听一声巨响,冯五家的木门终于还是被撞开了。

“啊!!”杨氏在里面发出惊恐至极的惨叫声。

“哈哈哈!大哥,开了!咱们该干活了!!”撞门的大汉放声大笑,两眼放光地盯着躲在墙角的杨氏,舔了舔舌头,“漂亮,真他娘的漂亮啊!这要是放以前,老子连摸摸小手儿的机会没有啊!”

刚刚在打冯五的大汉也急忙跑了过去,大笑道:“没错,真是多亏了燕王殿下,咱们才有这样的艳福啊!哈哈哈!”

“不,不要!放开我,放开我!畜生!畜生啊!”冯三愤怒地叫喊,牙都快咬碎了。

奋力地挣扎让他被绳子捆绑的部位都变得血肉模糊,可就是无法挣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两名壮汉进了自己的新房。

“啊!这,这是什么?!”

“鬼,鬼啊!有鬼!”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走进木屋的两名壮汉忽然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声,连环带爬的冲了出来。

他们不要命地狂奔,想要冲出院落。

可刚接近大门,就像是撞在了无形的墙壁上,砰的一声满脸是血地倒了下来。

冯五愕然地看着这一切,猛地转头看向木屋。

只见里面幽光森森,几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缓缓飘了出来。

和美女总裁的荒岛生涯 靓女演怪角 神医斗鬼才 梁武帝的天下大同 厨神公子 不会修炼的狂人 日综店长生涯 魔幻之争 史上最强飞行员 剑出北冥
连载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作者:孤云飞岫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