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百鬼夜行,登云落星小说精选

这些身影浑身散发出着幽蓝色的光芒,飘在空中四处游荡。竟都是冯五死掉的亲人模样!此时他们的尸体就躺在隔壁的院落之中。他们重生了?不,这是变为了鬼怪吗?!冯五的脑海里闪现出一个个念头,最终目光时间定格在那两个正落荒而逃的燕王军兵卒身上,眼里闪现出了浓浓的快意竟都是冯五死去的亲人模样!。

免费阅读

这些身影浑身散发着幽蓝色的光芒,飘在空中游荡。

竟都是冯五死去的亲人模样!

此时他们的尸体就躺在隔壁的院落之中。

他们复活了?

不,这是变成了鬼怪吗?!

冯五的脑海里闪过一个个念头,最终目光定格在那两个正落荒而逃的燕王军兵卒身上,眼里闪过了浓浓的快意,咬牙切齿地叫喊。

“哈哈哈!老天开眼了啊!你们这群畜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我们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啊!去死,都去死啊!”

此时那两个彪形大汉已经彻底慌了。

他们也都认知这些身影的目光,这都是刚刚被他们用刀砍死的冯家人。

被自己砍死的人忽然变成鬼魂找了回来,直接把两人吓得魂飞魄散,恨不得现在就逃回军营里。

可现在却根本逃不掉!

无论他们往哪个方向跑,都会撞到无形的墙壁,根本就逃不掉!

“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啊!”

“别,别过来,我们也没想杀你们,就只是一时手滑……”

这两人已经吓得瘫坐在地上,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地向后退,裤子都吓湿了。

此时,一个老者模样的鬼魂飘荡到了冯五身边,幽蓝色的火光微微摇动,就把冯五身上的绳子烧成了灰烬。

同时也治好了他的伤势。

“父亲!”

冯五看着这老者模样的鬼魂,泪流满面,但他并没有继续矫情。

而是直接冲到了那两名大汉的身边,一把抽出了其中一人腰间的钢刀!

唰!

冯五这一刀看下去,当场就砍在了一名大汉的脖子上。

不过,他力气不大,也不是专业的刽子手,刀也不算锋利,所以这一刀并没有把大汉的脑袋砍下来,而是卡在了三分之处!

“啊啊啊!”被砍的大汉发出了声嘶力竭的惨叫,脖子像是喷泉一样涌出了巨量的鲜血,在他旁边的另一名大汉被射了一脸血,整个人都懵了。

“啊啊啊!”冯五也疯狂地叫喊起来,眼前的血光把他内心积攒的愤怒彻底点燃,他双手紧握刀柄,将卡在脖子里的刀罢了出来,然后又狠狠地砍了下去。

一下!

一下!

又一下!

不只是砍在脖子上,还砍在了脸上,脑袋上,肩膀上,后背上……最后居然把这名大汉砍成了一团血肉!

冯五气喘吁吁,满是血光的眼睛又盯上了另外一名大汉,声音嘶哑地从喉咙里爬出来,“苍天开眼了啊!你也给我死吧!”

说着,便又举起了钢刀,狠狠地砍了下去!

……

今夜的西陵郡城深沉阴暗,天上的乌云出奇地厚重。

仿佛要压下来似的。

崔恒行走在残破不堪的街道上,耳边传来或是凄惨或是愤怒的叫喊声,目光所及之处都有幽蓝色的阴森火光绽放。

无数早已死去的人,重新以幽魂的姿态站了起来,游荡在这座饱受苦难的城中。

冯五家的情况并非特例。

今夜的西陵郡城,幽火飞舞,百鬼夜行!

无数人恐惧,无数人惊喜。

无数人爆发着自己的愤怒,无数人陷入绝望。

青色、红色、紫色、灰色……一道道细微的光芒从四面八方飞来,没入了崔恒的体内。

渐渐地一道道幽魂之光开始跟随在他的身后,与他一起来到了一座还算宏伟的宫殿前。

燕王宫!

……

此时的燕王宫内,依旧是莺歌燕舞,酒宴齐备。

王通坐在最上首,饮着美酒,观看下方摇曳生姿的舞姬。

下方坐着的几人却是略带愁容。

“诸位,怎么愁眉苦脸?”王通喝了一口酒,目光扫过下方五人,轻笑道,“莫非是在为德空禅师担心?”

“殿下,老衲确实有些不安。”圆正禅师起身行礼,双手合十,“以德空禅师的武功,此去巨河县应该很快就能返回,可却一去数日,杳无音讯……”

“没错,这确实让人不安啊。”吴丞相也点了点头,皱眉道,“德空禅师乃是先天大宗师,难道是遇见了内景绝顶?”

“今日传来军报,说有绝顶高手袭击我后方城池。”有一名武官忽然开口道,“还好有大盛寺和莲花寺的两位绝顶看护,将那偷袭的绝顶打成了重伤,这才没酿成惨剧。

“从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巨河县那边能出动一位应该已经是极限了,不太可能再留一个绝顶守城,你们说德空禅师会不会是自己打了退堂鼓,跑了?”

他这看似是在为德空禅师迟迟未归找理由。

实际上是在讥讽宗门一方的武者不稳定,容易玩失踪,同时也在暗示燕王,应该更加信任他们世家这一方的人。

虽然距离大业完成还有不少进程,但这内斗可是老传统艺能了,不能丢。

“哎,还真是让本王不省心啊!”王通摇了摇头,站起身来,走向那些正要跳舞的舞姬,笑道,“这大好的美景诸位都不享受,斗来斗去的做什么?”

可就在他想要搂一名舞姬到怀里玩弄的时候,却忽然看到这舞姬的身上亮起了一层幽蓝色的诡异光芒。

紧接着,一个个貌美如花,曲线玲珑,肌肤娇嫩的舞姬竟忽然开始脱落皮肉,眼珠子从眼眶里滚落下来。

转眼间,她们就变成了一具具挂着腐肉的枯骨!

更诡异的是她们依旧在这王宫中央扭动着舞姿,似乎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变化。

“啊?!”

王通被吓了一大跳,迅速后退了好几步,堂堂先天大宗师竟被吓得脸色煞白。

下方的圆正禅师等人也都惊骇无比,纷纷后退,全都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宫殿中央这些正在跳舞的白骨。

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装神弄鬼?!”

其中一名武官胆子很大,怒吼一声便捏了个拳印,调动先天真气打了过去!

这一拳打出,风雷嘶鸣,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清晰的白色痕迹,天地元气的波动,让整座王宫都在颤抖!

轰!

武官的拳头打在了其中一具白骨上,却根本无法突破表面的幽蓝色光芒,庞大的力量当场反震了回去,让他的骨骼发出了清脆的碎裂声,连手臂上的血肉也被震碎!

与此同时,白骨表面的幽蓝色光芒竟然顺着那武官的拳头,向他的身上蔓延,转眼间就把他整个人包裹了起来。

就在这武官被其完全包裹的下一瞬,便直接化作了一团灰烬,散落在了地上。

王宫之内,顿时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每一个人都惊惧万分。

唯有这些白骨舞姬仿佛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似的,依旧在翩翩起舞。

场面诡异至极!

……

崔恒重新挪动了脚步,离开了燕王宫。

他刚才以幽蓝火光将那些舞女伪装成了白骨观的模样,同时也蒙蔽了那些可怜舞姬的感知,让她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避免她们的心灵受到进一步的创伤。

等这些舞姬一曲舞罢,恢复对外界感知的时候,这座西陵郡城,应当已经恢复安宁了。

离开燕王宫之后,崔恒继续游走在这座满是哀伤的城中。

来到监牢的时候,他忽然眉头微微上挑,推开监牢的大门,直接走了进去。

“严县尊,说来也巧,咱们又见面了。”崔恒笑眯眯地看着被关在牢狱里的严盛,“燕王怎么把你给下狱了?”

“崔恒?!”严盛看着忽然来到这里才崔恒,十分震惊,骇然道,“难道你已经反攻到了这里,将这座城都占据了?”

否则难以解释这个巨河县令怎么会出现在西陵郡城的监牢里,又不是被抓的。

“我自己来的。”崔恒微笑道,“我来覆灭燕王大军。”

“你一个人?”严盛闻言愕然。

“没错,我一个人。”崔恒轻轻颔首。

“呵,不愧是神仙中人!”严盛冷笑道,“你杀几十万义军,难道就不怕遭天谴吗?”

“该死之人,没有让他们活着的道理。”崔恒摇了摇头,他走遍了西陵郡城,燕王军中就没有一个不该死的。

“呵呵,该死?”严盛忽然站了起来,“你倒是说说,他们为何该死?”

“我听说严县尊本是大晋将领,为何对燕王异常忠诚?”崔恒不答反问,这是他从惠世那里听来的。

“自然是因为大晋腐朽,必然亡国!”严盛顿时一脸愤怒,咬牙怒吼道,“我严家世代忠良,我父却因奸臣一句谗言被斩首!

“我面对燕王大军,誓死守城,朝廷居然还派来监军贪我军饷,被我发现之后还诬告我投敌叛变!

“既然如此,我为何不直接投靠燕王,帮助燕王推翻这腐朽的大晋?!

“崔恒,你这样的神仙人物,为何要助晋为虐,何不辅佐燕王,再造朗朗乾坤?”

“这只是我的修行。”崔恒神色不改,淡淡道:“况且百姓何辜?燕王军破城之后烧杀抢掠,侮辱妇女,让满城百姓锐减八成,与屠城何异?”

“荒谬!”严盛闻言激动起来,双目圆睁地怒吼,“古来行军哪有禁止兵卒抢掠奸淫的?!

“不烧杀抢掠,如何补充粮草?不允许抢掠,如何让兵卒有收获,不给他们睡女人,如何安抚将士心情?

“难道你指望让这些连字都不认识的兵卒,去理解去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战,为什么要推翻大晋吗?

“要给他们看得摸得着的好处才行,这才能打仗!这都是为了推翻腐朽的大晋,是为了建立一个更好的王朝。

“死几十万人算什么,死几百万算什么?只有这样才能再造乾坤,才能让人民安居乐业,才能让能人志士尽情舒展才华,才能开辟一个崭新的世界!

“你说,这何错之有?!”

“这错就错在这只是你一厢情愿,那燕王可不像是这样想的,同样也错在……”崔恒冷笑道,“让我看不顺眼,念头不通达。”

言罢,他端起了旁边的油灯,抓住了严盛的肩膀,直接带着他飞上了云端。

“来,我带你看看,你口中要再造乾坤的军队,究竟都做了些什么!

“你忠于的燕王又在做什么?

“然后,看这些将如何将毁灭!”

我家学霸是键盘侠 从火影开始签到 玉帝叫我来直播 文娱从综艺开始 剑走偏锋 木叶之一拳之威 方寸道 大漠孤烟之庆丰城 春风似我 北地巫师
连载

修仙三百年突然发现是武侠

作者:孤云飞岫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