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工作小说精选

独孤月宁赶快捂着鼻子和嘴巴,但是这股血腥之气中,好像参杂着其他什么东西,最后直接被晕了过去的。士兵们将这些货物放进营地的仓库后,左右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一名身批银甲的将军带着十几名士兵走入仓库。这些人浑身都是枯涸或很新鲜的血渍,更本看不清样貌,士兵们将这些货物放进营地的仓库后,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一名身披银甲的将军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仓库。这些人浑身都是干涸或新鲜的血渍,根本看不清样貌,他们一次性打开了所有的木箱,然后就发现了独孤月宁。。

免费阅读

独孤月宁赶紧捂着鼻子和嘴巴,可是这股血腥之气中,似乎掺杂着其他什么东西,最后直接被晕了过去。

士兵们将这些货物放进营地的仓库后,大约又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一名身披银甲的将军带着十几名士兵走进仓库。这些人浑身都是干涸或新鲜的血渍,根本看不清样貌,他们一次性打开了所有的木箱,然后就发现了独孤月宁。

陈封顿时调侃:“老子驻守这里四十多年了,还第一次碰到送人的!还是一个连修为都没有的小姑娘,送来干嘛?来搞笑的吗?”

副将刘琪立即禀报:“将军大阵已将关闭!这人看起来应该是中了血毒,要如何处理?”

“带回去,问主帅!”

陈封顿时觉得头都大了,一时也没了主意。两名士兵抬起独孤月宁走出仓库步行在血地之上,一脚下去就是一个血坑。而这里的营帐也全部建立在这种泥土上,远远望去不下千个,颇为壮观。距离营地不远就是悬崖峭壁,只是这崖壁很长仿佛直达天际,崖上还能隐约看见许多“魇兽”支离破碎的尸体。

半柱香后独孤月宁被带到“帅营”,主帅上官简仔细看清独孤月宁的容貌后,又搜出了那两个乾坤袋,不过他只是抚摸了一下乾坤袋上的绣纹,便微微一笑将乾坤袋又放回独孤月宁的衣服中,随后就给独孤月宁喂下了血毒的解药。

待独孤月宁清醒后,上官简面无任何表情,很是平淡地讲着:“我不管你从哪里来,但如今大阵已经关闭,一年之内你是回不去了!这里是赤域边境的猎域,在这里没有男人和女人,也没有修行者和普通人,只有活人和尸体!要想活着就只能靠你自己,否者就只有死。”

独孤月宁刚解了毒,大脑还处于恍惚状态,听不大懂上官简的话中之意。而上官简似乎也没打算让独孤月宁“听明白”,直接命令陈封:“陈封带她出去清醒清醒!”

两士兵压着独孤月宁走出帐篷,还未等她反应过来,就被陈封一脚踹进血坑之中,那些红色的液体立即往她的嘴巴、耳朵、鼻子里灌,一股血腥伴随着泥土的味道,立即在她的口腔里迅速扩散。

她赶紧爬到“岸边”狂吐不止,陈封见独孤月宁那狼狈样,大声吼道:“兄弟们!这货能活几天?”

“一天!”

“两天!”

“三天!”

陈封毫不客气的补充了一句:“得了吧!这货要是能活三天,我直接改姓!”

这时独孤月宁从血坑中站起,甩了陈封一身血水,狠狠地盯着他:“我一定比你活得久!”

“是吗?”

陈封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直接说道,“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们这里的规矩,一天杀五名魇或者两只魇兽就有干净的水喝。不过你嘛显然不可能,可我们好歹也是男儿,总不能为难你这个弱女子。念你情况特殊,这样吧!你每天上缴两条“兽髓”就有干净的水喝,每天上缴十条还能洗澡,否者你就只能喝血水!至于你身上的衣服也别换了,都一样!”

独孤月宁从未听说过“兽髓”这个东西,见陈封准备离开赶紧问:“兽髓是什么呀?”

“这你都不知道?”

陈封感到有些吃惊,不过随后一想貌似也挺正常,便挥手示意:“跟我来吧!”

独孤月宁赶紧爬出血坑跟上陈封,身上黏糊糊的总觉得有些难受,但见周围的人都是一身血迹,那股难受劲也消失了!或许是因为喝了血水的原因,这血腥味的空气,闻起来仿佛也没有来时那般无法承受。

他们刚走出营地气温直逼零度,独孤月宁冷得有些瑟瑟发抖,就连身上穿的衣都开始凝结冰霜,连往前进一步都变得十分的艰难。

陈封回头看了独孤月宁一眼,立即嘲讽:“真是没用!丫头这就是你的命,做好死在这里的心里准备,你不可能活到大阵开启的那一天。就算你没有死在魇的手上,这里亡灵汇聚的阴煞之气也能要了你的命。”

此刻独孤月宁只能蜷缩着身子大口地喘气,陈封的声音似乎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看着眼前如血般寸草不生的大地,最后两眼一晕失去意识直接倒在地上。

“麻烦!”

陈封见状吼了一句,抱起独孤月宁,随即召唤出魂灵兽往悬崖处飞去。不料才刚不过一息之间,地面忽然黑气弥漫,他立即抱起独孤月宁弃魂灵兽而逃,就在这顷刻之间黑气瞬间化身成一张血盆大口,直接将魂灵兽吞进肚中。

也在这一瞬间陈封单手拔枪凌空而击,宛如闪电之速度雷霆之力,只是一击便将这只七米多长的蛙头狼身的“魇兽”毙命。随后他将独孤月宁放在地上,取些“晶炎银蛙狼”的血给独孤月宁喝,不过眨眼之间独孤月宁身上冰霜便渐渐退去。

这一击耗损了他不少法力,只好躺在魇兽的身上休息,他并不想知道独孤月宁的来历,如今是非兽潮期只有零星几只魇兽,一个月后兽潮来临,别说独孤月宁,就连他自己都不一定能保证撑过去!

独孤月宁很快便苏醒过来,嘴里又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不过这次的味道似乎更浓,最终还是没忍住干呕起来。

一旁的陈封有些看不下去,于是提醒:“你还是早点习惯这个味道比较好!抵御这阴寒之气,除了用自身的修为之外,只有每日饮下新鲜的魇兽血液,你想活就别无选择。”

这时独孤月宁才发现身后的魇兽,放眼望去还能看到许多魇兽破碎的尸体,密密麻麻的摆满了一地,虽然她前世听王蔷讲过猎域,但如今亲眼看见,比那些字里行间的形容恐怖百倍不止。

这时陈封用枪划开了晶炎银蛙狼后背,紧接着敲断了晶炎银蛙狼的脊梁,顿时出现一条白色又有点金色的发光物。他将这条发光物抽了出来,递到独孤月宁的面前,开始介绍:“这就是兽髓,这里很危险我们该回去了,明天若有任务这就是你的工作。”

钱妻高攀不起 空壳娘子 恶魔的吻痕 租个男友好过年 我能举报万物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谍踪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这就是套路巨星 逆流纯金年代
连载

独心孤月行

作者:周简汉墨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