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心魔(1)小说精选

三个月后慕容月宁跳下山崖,举剑斩向魇兽,百万计万计的魇兽将近一柱香的时间,便被她生擒怠尽。“很不错!但是而如今你已是聚丹九阶,但还不足已抗衡真正的魇兽,但是承继影刃所以也没什么问题,跟我来吧!”慕容月宁活动了一下筋骨,跟在妙雪身后问着:“师傅!影“不错!虽然如今你已是聚丹九阶,但还不足以对抗真正的魇兽,不过继承影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跟我来吧!”。

免费阅读

三个月后

独孤月宁跳下山崖,挥剑斩向魇兽,数以万计的魇兽不到一柱香的时间,便被她斩杀殆尽。

“不错!虽然如今你已是聚丹九阶,但还不足以对抗真正的魇兽,不过继承影刃应该没有什么问题,跟我来吧!”

独孤月宁活动了一下筋骨,跟在妙雪身后问道:“师傅!影刃是什么?”

妙雪不语,顷刻间群山崩塌烈火燎原,两人转眼出现在一个巨大的山洞里,洞壁干枯如黑晶,无一丝风,唯有略微的光线勉强能看清脚下的路,只是那通道深幽鬼魅,仿佛能吞噬一切!

独孤月宁不敢停留赶紧跟上妙雪的步伐,不曾想还没走几步就到出口,这是另一个世界,一个不属于人间的亡灵世界。

悬崖之下滚烫的岩浆正侵蚀着那些鬼魂,吼叫、挣扎正轮番上演。一座漆黑的石桥绵延千里横跨两座山峰,桥上的灵魂步伐缓慢排成两列往前行,不过只有“进”没有“归”。

独孤月宁看着这一幕直咽口水,妙雪可没打算给她适应的机会,直接一脚将她踹到桥上,并喊道:“徒儿!影刃就在桥对面,为师可帮不了你,一定要努力哦!”

此刻独孤月宁整个人都趴在桥面上,耳边妙雪的话音还在徘徊,只能含着泪默默地从地上爬起来,望向妙雪见对方在坐在山洞前,悠闲地磕着瓜子!

“哎!”

她叹了口气,鬼魂突然开始暴动,顿时感到大事不好不知所措,岂料眨眼便是百鬼群攻。

“活人!”

“活人!”

“活人!”

.......

“吃了她!”

“吃了她!”

“吃了她!”

......

鬼音声声起,鬼影漂浮,化作怨魂从漆黑的夜空落在四面八方,形成一个圈将她牢牢地困在里面,即刻发动攻击。她只能化剑抵御,顿时满天的鬼魅发出刺耳的鸣叫,她来不及捂住耳朵,一剑刺向最前面的那只红衣怨魂。

就在这时马蹄声起,不过眨眼之间群鬼灰飞烟灭,她转头便看见一名鬼将骑着一匹黑炎马,正朝着她奔驰而来。那马身漆黑高十丈不止,鬼将手持长枪也同样一身黑甲,只是这盔甲里面不是人而是骷髅,光脖子都比她的腿长。

鬼将见独孤月宁一脸惊恐,有些鄙视!看了坐在洞边嗑瓜子的妙雪一眼后直接调侃:“这一任的刀尊怎么这么怂?”

独孤月宁顿时在心里破口大骂:“怂你个妹啊!鬼看见你都怕,更何况老娘还是人!”

这些话她当然不敢直接骂出来,不可否认她确实怂了,见鬼将让路赶紧盯着桥面前行。马继续嘶吼她仿佛一步一步走进地狱。忽然狂风呼啸她被吹得连连后退,只能将剑插入桥面,不料顿时出现裂缝,她赶紧将剑拔出,这时风停了!

黑马直接一脚将她踹飞,空气中还飘荡着那名鬼将的怒骂声:“可恶!”

独孤月宁直飞千米后“趴”的一声撞在门上,然后落在地上,感觉全身骨头都碎了。这时周围的鬼魂也都全部围了上来,相对于恐怖她更加愤怒,光今天一天她就已经被踹了三次了,妙雪也就算了毕竟是她的师傅,可这破马凭什么踹她?

这股恨意愈演愈烈令她不经意间又陷入回忆,灵魂在不停的嘶吼,那些曾经不堪回首的经历,她仿佛一直以来都被人踩在脚下,柳竹、柳馨、谭研儿、李梦思、德妃、慧嫔、皇太后以及那些宗门、世家出身的小姐们、少爷们,甚至还不止这些人!

似乎她就像个笑话,可以随意被捉弄,郡主的头衔带给她的只有枷锁,为什么郡主就必须得宽以待人?为什么郡主就必须得度己以绳,每行一步路每行一件事必须小心翼翼合乎规矩?为什么郡主就必须得按照大家的定义而活着?

她也是个人,她也有喜怒哀乐,被骂时也想骂回去,被打时也想打回去,为何她就不能做她自己?为何她要按照别人的指点活着?为何她就不能放肆?不就是“郡主”,有什么了不起,不做也罢!

妙雪嗑着瓜子忽然察觉一丝异样,赶紧朝着独孤月宁的方向飞去。也就在这时“天地变色”怨念、死气汇聚,所有的亡灵被一种无行的力量压制得临近魂飞魄散。

“啊!”

独孤月宁终于崩溃,凝结在空中的怨念、死气全部涌入她的身体里,而这股巨大的能量,瞬间将所有试图接近她的“人”全部隔开。

妙雪双手化刃,无奈她只是一丝魂魄,这点攻击根本无济于事,只能拼命的呐喊:“丫头,不能让心魔控制你,快苏醒!丫头......”

其他的亡灵也开始展开攻击,可是此刻的独孤月宁仿佛身处于另一个空间,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听不到,都感受不到,可脑海里依旧浮现那些痛苦的记忆,有她的也有裴玉的:

她看着裴玉望向谭妍儿的眼神中充满了宠溺,那话语是那么的温柔,似乎裴玉从未这样看着她,说着如此温柔的话。

她不想再看,一瞬间她坐在一座茶楼里,往来的宾客络绎不绝,台上说书先生讲着:“今天我便给大家讲讲,这昭阳公主和柳氏姐妹的恩怨。昭阳公主九岁时在前往皇都的路上,意外救下了一双姐妹,姐姐名叫柳馨七岁,妹妹名叫柳竹五岁。之后这对姐妹为报答昭阳公主的恩情,便成为了昭阳公主的贴身侍女,最后还以卓越的天赋拜师于成亲王,并以此为跳板成为大陆为数不多的女将军。

不料在景帝四十一年,柳馨“抢夺”了昭阳公主的未婚夫,也就是当时的天机楼少主裴宵。从而导致昭阳公主大闹婚礼,一夜之间成为整个大陆的笑柄。但也因此柳馨和成亲王断绝师徒关系,被成亲王当众逐出师门。

同年六月,昭阳公主在景帝宴请枪尊、剑阁宗主独孤镇国,以及天机楼少主裴宵之时,她设计灌晕独孤宗主,并在当晚与其结一夜之好。

昭阳公主之所以如此,一是报仇!柳竹是独孤宗主的侍妾,两姐妹原本计划就是仗着柳馨成为天机楼少主夫人,柳竹从而也成为独孤宗主的正室,由一个公主侍女蜕变为大陆三大剑宗之一,剑阁的宗主夫人。

二也是报仇!柳竹成为独孤宗主的妾室后,利用自己的身份为柳馨制造与裴楼主见面的机会,不仅一手促成柳馨与裴楼主成婚,还多次令昭阳公主在人前出丑。

同年八月,昭阳公主被发现怀有身孕,只好将她与独孤宗主之事告知成亲王,后景帝传召独孤宗主,同日景帝赐婚,并在八月十五日完婚,也因为昭阳公主的嫁入,柳馨与柳竹的计划化为了泡影。

同年十一月,东域边境的猎域,魇和魇兽突然发起攻击,成亲王奉命前往镇压,结果情报有误,从而导致成亲王以及三个儿子全部战死沙场,整个成亲王府一夜之间就只剩下昭阳公主一人。又过了五日东域魇族突然退兵,成亲王以及三子的棺椁回到帝域皇都,并在帝宫举行葬礼。

景帝四十二年一月三日,柳竹怀第三子七个月时,突然以昭阳公主谋害她肚中的孩子为由,试图将昭阳公主逼出独孤家,昭阳公主也借此之机未作任何解释就离开了独孤家,而柳竹的地位也在昭阳公主走后,从侍妾升为平夫人。

昭阳公主入住景泉行宫后并在此安生,只是柳竹的第三个孩子胎死腹中后,就连药神谷的谷主都断定柳竹不能再怀孕,不料柳竹第三年就又生了一个儿子。

虽然期间独孤宗主曾派人来接昭阳公主母女二人,但昭阳公主提出一个十分苛刻的条件,就是让独孤宗主休掉柳竹并且还公开宣布和柳竹的两儿一女断绝关系。

巧的是那时又传出月宁郡主非独孤宗主之女,以及月宁郡主灵脉受阻无法修行之事,于是之后昭阳公主回独孤家便没有了下文!

一直到月宁郡主八岁生日那天,天机楼老楼主携夫人,看望昭阳公主母女二人,并定下月宁郡主与裴宵之子裴玉的婚事,可惜才过了不到一月的时间,身体无恙的昭阳公主便突然身染重病而亡。”

钱妻高攀不起 空壳娘子 恶魔的吻痕 租个男友好过年 我能举报万物 国公夫人的家务事(上) 谍踪 我认为我是那颗葱 这就是套路巨星 逆流纯金年代
连载

独心孤月行

作者:周简汉墨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