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卿非君子小说精选

洗非常干净双手,沈流萤交待着:“伤口切记碰水,等长好了就把线拆了。”刚说着就听到外头有动静传来,沈流萤从门缝往外看,瞅见巧儿一脚踢着石子,边埋怨道:“二小姐也啊的,跑哪儿去了也再说一声!”是来寻她来了,刚支走巧儿,现在的遍寻将近她,当然是陶刚说完就听见外头有动静传来,沈流萤从门缝往外看,瞧见巧儿一脚踢着石子,一边抱怨道:“二小姐也真是的,跑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

免费阅读

洗干净双手,沈流萤交代着:“伤口不要碰水,等长好了就把线拆了。”

刚说完就听见外头有动静传来,沈流萤从门缝往外看,瞧见巧儿一脚踢着石子,一边抱怨道:“二小姐也真是的,跑哪儿去了也不说一声!”

是来寻她来了,刚刚支走巧儿,现在遍寻不到她,肯定是陶岫烟那边责怪了。

再不出现,只怕是要被当成失踪,到时弄得大张旗鼓反而不好解释。

于是,沈流萤对那男的道:“是我的丫鬟,我得见她,负责家里人寻我不见会很麻烦。”

男人点了头,“你就站在门边说。”

这是还不放心她?

反正她也没寻着别的心思,站这儿说就站这儿说,只是这种被人支配的感觉十分不好。

“巧儿。”沈流萤打开门,正碎碎念的巧儿看见要找的二小姐出现了,反而被吓了一跳。

二小姐刚刚就在这屋子里,那自己刚刚埋怨她的话不会被她听见了吧?

巧儿有些尴尬的上前喊了一声:“二小姐您怎么在这儿?夫人找您呢!”

沈流萤揉了揉太阳穴,道:“刚刚有些不舒服,找了个厢房睡了一会儿,刚醒,推开门就看见你了。”

巧儿倒是松了一口气,这是没听见她刚刚的念叨的意思?

“那二小姐咱们快回去吧!”

她也想走,但身后还有一个用剑瞄着她的人,没他同意哪里走得了。

沈流萤从袖子里拿出一瓶药油,这可是她精心为沈浅茉准备的,可不能浪费了。

“那把这个药油送去给五小姐。”

巧儿不解:“二小姐您为何不亲自送去?”

沈流萤脸上做出难过的表情:“不是我不想,是你也知道五妹妹不喜欢我,要是知道这药油是我送的,她肯定不肯用,等会儿她要是问起,你就说是你为她寻的吧。”

还有这种好事?

能在五小姐面前买个好,巧儿觉得送个药也不亏,嘴上还安慰沈流萤,“二小姐放心,奴婢这就送去,二小姐您对五小姐这么好,她迟早会明白的。”

沈流萤随意的点了点头,用帕子擦了擦眼帘,“你瞧我还弄花了脸,我梳洗一番一会儿自去见夫人。”

巧儿带着药油离开了,沈流萤转身就进了屋子,此时帕子下的她哪里有一点儿哭过的痕迹。

看着这一幕的男人啧啧称奇,他直言道:“我看见你往药油里加东西来。”

原来还真被这家伙看见了,不过也无妨,沈流萤更没有隐瞒道:“一点点麻药而已,好东西。”

涂上保准让沈浅茉立马不疼,她可没有胡说。

男人却皱起了眉头,“你有麻药?”

沈流萤想到了什么,笑盈盈的看着他,点头:“有啊。”

我有麻药但是就是不给你用,怎么样?不高兴你咬我啊!

男人咬了咬牙,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逗乐了沈流萤。

其实她不给他用麻药并非只是趁机报他威胁自己的仇,只是这次也是赶鸭子上架现学现卖,若是用了麻药,病人不知疼痛任她作为,她没有经验,怕是掌握不好缝合的程度。

所以啊,为了她不会下手过重,伤到其他,这人还就得清醒的受着。

男人拿她没办法,反唇相讥道:“沈二小姐的心眼儿还真是多,与传闻中真是天壤之别。”

虽是无意的一句话,沈流萤却立刻冷了一张脸。

他怎么知道她是沈家的小姐?巧儿从来喊的都是二小姐,他不应该知道才对。

还有传闻,他从哪里听来的传闻?沈流萤自今日之前在外头哪里有传闻?

这个人他究竟是谁?是沈家的亲近之人还是沈家的敌人?

可不管哪种人,都没道理会注意到她这个小小的庶女身上,就连外头那些官老爷的家眷也是第一回见她。

沈流萤有些后悔,自己刚刚会和他说那么多,不过是觉得两人互不认识,以后就是陌路,随口开开玩笑。

却没想到原来那个男人早就知道她是谁了,这样不对等的关系比刚刚的威胁更让沈流萤警惕。

刚刚就应该管他死活一剂麻药下去,趁他无力反抗掀了面纱,也不致于将自己现下放在这么一个威胁的位置上。

虽然知道是徒劳,但沈流萤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你到底是谁?”

意识到自己多话了,但男人并没有心虚,反而桀骜道:“知道我是谁对你没有好处。”

沈流萤闷闷不想说话,自己大意,竟没想到这男人认识自己,倒让自己落了下风处于被动。

她起身朝外头走去,男人出声:“你干什么去?”

沈流萤没好气道:“你没听见我丫鬟的话?我父亲的太太喊我了,你既然知道我,那应该也知道我在家中并无地位,怎么敢不去呢?”

“诶,你不就想知道我是谁吗?”男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你过来,我让你看我的真面目。”

说不好奇那是假的,但沈流萤也没有贸然靠近,她停下脚步,与男人对望,“何必要我过去,你揭下面纱给我看一眼咱们就扯平了。”

“扯平?”男人轻笑出声:“摘我面纱的人可是要嫁给我的。”

沈流萤皱眉,这是什么奇怪的规矩,他又不是女子,面容还怕人瞧见?

莫不是面纱之下也如她一般容貌被毁,所以能赖着一个是一个?

但这句话怎么隐隐让人觉得有些熟悉?

上一世也有个人说“摘下我面具的除了死人就是本王的王妃。”

沈流萤会记得是因为上一世被设计不小心摘了那人的面具,没成为死人也没有当上王妃,不过是又称为了一个笑柄罢了。

可那个男人是燕王啊!

号称西北活阎王的燕王此时怎么可能在京城?

藩王无召不得入京,这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吧?

沈流萤眯了眯眼睛,要想知道是不是巧合,只需要看清他面纱下的真面目就一清二楚了。

在强烈的好奇心的驱使下,尽管知道靠近那个男人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沈流萤还是抑制不住的往那边移动。

男人眼带笑意的看着他,嘴边轻叹:“哎呀,你还真敢过来啊。”

玫瑰战士 商门甜妻(下) 重生之独步江湖 万界我最强 绝色美女的极品保镖 重生九零之玉兰花开 打工小子修仙记 异探笔记 北地巫师 宋词小姐的傲娇夫
连载

重生之我有一座藏书阁

作者:秋水奈奈

在线阅读 微信阅读网友评论

版权说明

猜你喜欢

热门小说推荐

更多

网友评论

我要跟贴
取消